第四章

  这几天发生了很事情我都快乱了……比如说也也和华哥在一起了;我跟抑郁症闹掰了,可能再也不会联系了;再比如,我被喵喵学长教训质问了一番因为我九月份的一句话……我昨晚跟高中的同桌电话聊了很久~

  总之,生活就是这样不经意的发生着乱糟糟的事情,似乎是想要击垮你,好像世界在针对你。但是事实是,生活的脚步从来不会因为你而停止,它总是不停的向前向前,我们无法阻止事情的发生,面对它的时候我们却必须以战斗的精力去全面接受,人就是这样生活着。还好,生活不光是苦恼,快乐也很快乐。

  最让我心痛的是和抑郁症闹掰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把他当作朋友还是有点喜欢有暧昧关系的异性,可能都有吧。我跟抑郁症认识好几年了,但是没有见过面,纯网友。他存在的时间跨度长达我整个大学四年直到现在,跟他的关系很……微妙,他的某些话某些行为,让我以为他是喜欢我的,现在想来,挺傻的,要知道这种关系在明确拒绝过了就是不喜欢,为什么总有猪脑子一直不放手。

  跟抑郁症认识是在我大一结束军训的时候,算算日子,跟他认识有五年了吧~他第一次夸我是觉得我可爱“还……挺可爱的”,后来加了微信就互关了微博,认识之后一直找他聊天就慢慢熟识了。

  再后来……

  有一段时间,是在我大三那段时间叭,他每晚一两点给我打电话,我很早就睡觉了他会来吵我,说一些七七八八的事情,那段时间他状态很不好,自杀过,开煤气自杀,没有成功。头天晚上聊到很晚,第二天早上我要考研很早到图书馆,他就一大早问了我一句“起床了吗”,我当时惊讶到不行,虽然他会给我打电话但是也止于半夜,一般聊天都是我找他,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准备和我发完消息后就死掉,但是没有成功……

  我知道之后就劝他,抑郁症始终是没有死掉,自杀有过一次就有第二次,我见证过他的一次,但是过程中的其它那些多次,我不知道。当我考完研他再来联系我的时候,是三个月后,好像他已经好了一样。但我知道,心里伤过千疮百孔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呢。他还是爱喝酒,半夜睡不着,小孩子心性爱开玩笑,好像一切都没变,但好像又不一样。

  “你怎么样了”

  “好点了吗”

  “好很多了”

  “在吃药”

  他每天要吞很多一个小盒子装的五颜六色的药,现在想想我还是太小了,我根本不明白他是什么样子的在接受他面对的一切,现在,是我把他抛下了吗?我想怪他,是他删掉我叫我不要再联系,是他说过没必要再联系。可是,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一直没有搞明白。但是我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一度的气我恼我我还是想要靠近,是因为我很幸福,我很快乐,他是个弱者他不开心不快乐,我想要给他传达快乐让他开心一点。

  中间没有联系的三个月,是因为他向我借钱,一而再再而三,我不大想借给他,那时候我考研压力很大,很烦躁把他骂了表现出我的不满,而后他道歉了就再也没有跟我说过话。后来我考研完了在微博发了动态他来联系我,才再次有了联系……

  他是真的缺爱,不自信不勇敢,只要我表现出厌恶他,他就会躲开和逃避,很容易被伤害也不是玻璃心,总而言之就是缺爱了,会因为我的一句话想多。

  我们俩微信拉黑很多次,有时候是他气我,我一想不开,就想气他。但是每次我以为他不会找我的时候,他好像都被气到了。;像上次,拉黑他他就马上知道了,气我,用另一种方式来找我,结果就是把我拉黑了。当时我那个悔恨的心啊,觉得自己又错了。

  我跟他就是这样相处的方式度过了很久,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情绪我现在想了想,完全就是归于我对他的感情不再止于朋友,想要的更多,可是,他又不能给我更多。所以我每次都会有情绪,都会生闷气,我想他会很奇怪为什么我老是生气吧。

  四年了,这其间的点点滴滴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总归,如果不可以,也不要失去联系,我不知道是舍不得四年的时间还是舍不得他。

  他很晚回复我短信连电话也拉黑我的时候,耳机里放着应景的歌:我一个人也可以很好。

  那一刻我就知道是结局了。

  ...

  ...

  靓靓很早就去上课了,是她导师的课,我跟妹妹逃课在寝室,我稍微穿个衣服就去食堂吃早饭了,妹妹早饭一向就在寝室解决。等我咬着包砸大口嘬着豆浆,眼睛盯着手机的时候,微信对话框弹出一条消息差点没把我吓死。

  “微笑”是喵喵学长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