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法阅读的重要人物

  “谈影明白他目光的深意,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现在开始考试,你们六位,先自我介绍一下。“说着,他手里拿着钢笔,对着台下的六人做了个手势。

  沉曼瑶只好不说话了。

  夏玲身边的67号见习生上前。“考官早上好,我是67号,周瑜。我是去年进入天艺娱乐的,我的兴趣。

  “下一个。”谭英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周瑜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夏绫不用回过头,也能感觉到他的慌张。她暗自摇....有时候,过于刻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反而会适得其反。这只是一一个小考试,自我介绍部分只是考验学员们的礼貌和优雅。谁有兴趣听——一个小鱼儿讲述他的人生故事?

  她一——边想着,——边上前,然后自我介绍。“二二年级,C班,叶星凌。”

  简短而甜蜜的介绍。谈颖容易,自己也容易。

  谈影又看了夏绫一眼,示意下一个人继续。

  下一个练习生不像夏玲那么简洁,而是从周瑜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保持了相对简短。谈影脸上浮现出满意的表情,接下来的学员们也纷纷效仿。至此,自我介绍环节顺利完成。

  接下来是标准的舞蹈部分。

  “标准舞”指的是训练营中定期使用的不同基础舞曲。考官会随机挑选一首歌来测试学员的基础能力。考虑到是挑选练习生出演沉曼瑶的MV,夏玲觉得标准舞的风格会更倾向于沉曼瑶的浮夸。然而,谈颖选择的歌曲却出乎意料。这是——首缓慢练习的舞曲。

  夏绫看了沉曼瑶一眼,见她完全没有兴趣,目光依旧盯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考场内发生的任何事情。她都没有余力去关心。

  主座的男人一只手放在下巴下,冷漠的看着,让谭颖说了算。

  音乐慢慢开始播放。

  夏绫跟在众人的身后跳起舞来,专心不让自己显得突兀。这就好比要求- -个跆拳道黑带持有者假装自己不会打,但又不能太明显的差,让人看不出来。执行此操作非常尴尬。

  虽然这样想有点自恋,但此刻的夏绫还是非常感谢谭颖选择了慢歌。如果他选择了华丽风格的高难度曲子,这是夏绫的强项,装作平庸会更折磨....

  随着她的思绪开始飘荡,标准的舞蹈部分结束了。夏绫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看到几个练习生都露出了鄙夷的表情。很好,在接下来的自由式舞蹈部分,她只需要保持在一起,胜利就会属于她。

  每个受训者都有五分钟的自由式舞蹈时间。没有伴奏音乐,练习生可以自由地展示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

  通常,受训者会使用这个片段来展示他们最有信心的舞蹈,因为这是向考官展示他们才华的最佳时机。果不其然,谈影一宣布自由舞环节开始,就开始酝酿着热烈的气氛。那些在标准舞段没有炫耀自己功力而感到不快的学员们立即就位,专注于展示他们所准备的最好的东西。

  夏绫不为所动,继续做自己的事,用她那平庸的舞步跳舞。她精心编排了这些动作。只要她不犯错,以天艺娱乐的月末考试评分标准,她是不会倒数的。至于沉曼瑶的MV评选,她是绝对不会被选中的。

  考试通过,MV选拔不及格,才是最完美的场景。

  夏绫满意的跳完舞,抬起头、就看到坐在主位 上的男人正看着她。

  薄薄的眼镜后面,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很快,他转移了视线,用手指推了推眼镜,转身低声对谈颖说了什么。

  谈影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宣布考试结束。

  夏绫不解,那人跟谈颖说了什么?他是说她什么,还是干脆要求宣布考试结束?

  那冰冷而遥远的目光,让夏绫微微有些不安。反过来说,也可能只是误会.....夏绫认为自己的舞姿已经很-般了。要是她就这样被选中,天艺应该关门大吉了。

  又或许,那个男人,是在向谭颖表达对她的不屑。

  越想越觉得后-种解释的可能性更大。她顿时松了口气。

  夏绫跟着最后一批学员走出了房间,才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在大厅里等了许久的洛洛。洛洛一跃而起,准备扑向夏翎,而这一次,夏翎已经做好了准备。她避开了,粉红色的小阴影没有找到它的标记。

  “星灵~"洛洛对着夏绫眨了眨小狗眼,声音里带着些许失望。

  夏绫不为所动,索性接过洛洛递过来的那瓶矿泉水。“先回宿舍洗个澡再去吃饭吧。”

  洛洛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步履蹒跚地与夏绫并肩而行。这小子气势磅礴,坐不住。“星灵,星灵,你怎么样?有机会被选中吗?你知道大家一直都在说沉曼瑶有多幸运,她这次要拍的MV... ."

  “住手--”夏绫只觉脑袋-阵抽痛。她停下脚步,看着洛洛。“我做得真的很糟糕,我没有机会被选中。”洛洛顿时不说话了,小脸上写满了失望。她挠了挠头,试图安慰夏绫。“没关系,星凌,没被选中也没关系。机会很多,你不用太难过...

  天啊,夏绫一点都不难过。

  夏绫看着这可气的小子,恨不得把洛洛包裹起来,扔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夏绫控制住自己,虚弱地挤了出去。“我一直不喜欢沉曼瑶,不想拍她的M....

  噗,一声轻笑响起。

  “那是谁? !”

  夏绫警觉地转身,看到她身后是一株高大的植物,大约有正常人的一半高,叶子茂密。植物后面是一个安静的休息角,一个男人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放松。他穿着一-件合身的白衬衫,戴着铂金框眼镜,左手腕上戴着百达翡丽。

  这就是考试时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

  他拿起玻璃茶几上的咖啡杯,远远地向夏绫敬了一杯。眼镜后面,他的眼中分明充满了玩味。

  夏绫和他的目光对视了片刻,她转过身去,面无表情。她对洛洛说了一句话。“走。”

  洛洛疑惑的跟在她身后。“星凌,他不是那个...

  “不管他是谁,与我无关。

  死过一次之后,似乎所有的好奇心都随着她而消逝了。现在,她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看不懂的大佬,还是离他们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