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舞蹈之战

  “有什么好赌的?叶星凌肯定会输的!”许多人说。

  在他们眼中,叶星凌和陆涛完全是不同的阶级。只是没有办法设置投注赔率。

  夏绫保持着平静的表情,做了几段热身运动,然后示意裁判开始。由在一——旁观战的练习生们选出的裁判,看到夏凌已经准备好了,向陆涛确认了他也准备开始,才示意战斗开始。

  女人做风车舞的动作自然是不利的,但夏绫双手撑在地上,伸了个懒腰,开始旋转。修长而笔直的双腿优雅地划出完美的弧线,干净利落,有目的性,还有一种只有自信才能发挥出来的气势。练风车舞的人很多,但能练出如此风韵优雅的典型粗暴舞姿的人却寥寥无几。不,更准确地说,没有其他人可以这样做。

  众多围观者的目光落在了夏绫身上,一直盯着她看。“我的天,这也是风车...——个女孩惊叹道。

  “是啊..另——一个男孩继续说道。”它既美丽又酷。她的舞蹈是独一无二的。“

  夏绫此刻的注意力不在人群的窃窃私语上,而是在她眼前旋转的世界上。多彩而自信。虽然她的强项不是霹雳舞,但这并不代表她不擅长。前世,她拍过。

  MV,要求她在片场做风车。导演随后建议她用替身,但夏玲坚持要自己完成。为了那支MV,她刻苦训练学习了很长——段时间的动作,一——路.上对它产生了兴趣。拍完MV后,她还会时不时的跳个舞来凑热闹,把它当成日常锻炼,同时锻炼了她的协调性和柔韧性。

  裴子衡甚至说过,她是.上天眷顾的。许多人多年来一直试图学习舞蹈动作,但都失败了。另一方面,她将其视为游戏时学习它,并且轻松地进行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旋转。...

  夏绫的思绪飘远了。裴子衡......他有没有想过,她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把自己的舞蹈基础打到这样的地步?能够在所有舞蹈风格中表现出色并灵活地使用它们以适应每首歌和每一种情况?

  她隐约听到周围的人在大声数数。

  前面的人都在为陆涛算计。“32、33、34....

  后面的人都在为她数数。“29、30、3.....

  她和陆涛同时起步,但旋转的速度却比陆涛慢很多。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陆涛的专长是霹雳舞,要求动作要流畅、酷炫。就她而言,她在拍摄MV时,导演要求慢拍,以营造出神秘而迷人的氛围。甚至后来,当她为了好玩而做风车时,她更注重有氧、灵活的风格。

  她从来没有训练过速度。

  陆涛转得越来越快,似乎永远也不会疲倦。“46、47、48....

  夏绫继续以自己较慢的速度跟上。“40、41、42....”

  陆涛的眼中缓缓浮现出一丝惊讶,他没想到除了自己,还有人能坚持这么久。他换手看向夏绫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夏绫心中有一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陆涛不阻止,她也不会。

  终于,陆涛气喘吁吁了。当人群高呼“67”时,他突然停了下来,站了起来。他没有理会那些拿着毛巾和水跑过来的人,眼睛一直盯着夏绫的动作,抿着唇专注地抿着。夏绫继续按照她的速度旋转,周围的计数还在继续。“59、60、61....

  “天哪,连陆涛都停下了,但她的身体还在继续....”“但在数量.上,她还是落后于陆涛。”

  “是啊,确实是这样,不过你看叶星凌的稳重,她要赶超...

  “66、67、6......啊,她超越了他!她真的超越了陆涛!

  人群的嗡嗡声越来越大,为夏令计数的歌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多。“69、70、71....”

  他们似乎都为她超越了陆涛而兴奋。毕竟,如此不寻常的事情并不是每天都会发生。夏绫仔细听着,随着他们喊出“75”,她果断的停了下来。她只要打败陆涛就可以了,没必要赢太大。

  失望的呻吟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啊,可惜了,她停下了...

  “她已经纺了这么久了,更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身体受不了也很正常...”

  “是的..

  窃窃私语中,陆涛脸色阴沉。“你为什么停了下来?”夏绫简单的回答。“我累了。”

  他瞪了她一眼,好像在试图确定她是否在撒谎。

  她只是冲他笑了笑,“你输了。”

  消息传来,他的脸色顿时皱了起来。紧接着,他脸色阴沉的走到夏绫面前,然后跪在了她的面前。“叶星凌,我道歉。”他毫不犹豫地跪了下来,表示对自己的赌注负有责任。

  夏绫只是想看看态度的转变,让大家知道她不好对付,免得大家再打扰她。陆涛既然认输了,她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你可以站起来,”她说,然后转身离开。

  “叶星凌!”陆涛在身后叫道。

  夏绫停下脚步,听到他问道。“你在哪里学的风车?”

  她没有回答,只是挥了挥手,背对着他,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战斗中途加入人群的洛洛,和夏绫摔了跤,走出去。“星凌!你怎么敢跟他赌这么危险的赌注!输了怎么办?不能这么任性!”

  洛洛说话间,眼眶就红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说夏绫没有被洛洛的举动所感动,那是骗人的。——一个与她毫无关系的人,竟然愿意对她表现出如此的忠诚与关心.....她根本无法承受。夏绫不想再经历前世——样的背叛和绝望。此生,她下定决心,不与任何人发生任何关系。人际关系让她害怕。

  “别为我哭泣。”她一把推开洛洛,转身。“我能照顾好自己,与你无关。”

  身后沉默了片刻,才觉得洛洛把她抱得更紧了。“什么意思,跟我没关系?我们是朋友!”

  “朋友...夏绫微微闭目,”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

  她身后的小框架僵住了。夏绫犹豫了片刻,还是推开了洛洛。那一瞬间,她心里空落落的,舍不得分开。

  哪怕只是一瞬间。她周围是人群的窃窃私语。显然,对于旁观者来说,今天的大场面绝对值得一看。一是夏令打出的大冷门,击败了陆涛。随后,洛洛和她闹翻了。

  不少人指着夏绫,议论纷纷。

  “我就是对她打败了陆涛感到无比的敬意。谁料到她成功了之后会这样对待自己的朋友?差点被踢出学院的时候,她是不是忘记了身边的人?

  “真是的,真是忘恩负义。”

  “是的。

  夏绫在他们的批评声中向门口走去,却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洛洛的小身躯依旧固定在原地,众人故意拉开距离。她看起来孤独而无助。

  夏绫心硬,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