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红线爬墙来

天门冬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20-01-16上架
  • 4十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布咕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梦魇

  月黑风高的夜晚。

  更夫敲着小锣一边吆喝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一边猫着腰脚步飞快的穿过一条又一条街。

  忽得听见上面隐隐约约传来吱哇的惨叫声,愣了一下,继而捂着怀里的铜锣嗷嗷的跑了。

  只听噗通一声,一道红衣从房顶上滚了下来,她捂着腰朝着上面招招手,“你这个人,还不快下来帮忙,我闪着腰了!”

  屋顶上一人身着青衣,抱着胸抄着手看着她,半响后才飞身而下,弯腰递给她一只手,吐出的话语却是嫌弃的很,“你当那南天门是跳板,往下跳还能给你弹回去,怎么没给你摔断腿。”

  “我说墨霖,你不说话我真的不能把你当哑巴看的。”红衣女子就着他的手起来,捂着腰瘪瘪嘴心里默默地腹议,要不是自己突然来一出什么天劫,她也用不着来凡间一趟,去收集什么破桃花。

  放着好端端的逍遥日子神仙日子不做,她是有多想不开!

  月老也是,跟她说只要收集齐九百九十九朵桃花,他就能有办法帮她化解天劫,说不定还能顺带升个一官半职。

  她才不信呢,那天劫不要面子的啊,搞个桃花丢过去就能躲过去啊,当它是吃干饭的啊。

  不过就冲着那一官半职,红烛也拼了,不就是在凡间收集桃花么,这可比在天界看司命写剧本好玩多了。

  墨霖无奈的摇摇头,拎着她的领口往前走,“我的小红烛,这凡间收集桃花不是一件容易事,你刚化成小仙儿才区区二百年,定然是不懂这些的,我们先买一个店…”

  “可是我看司命那个剧本上写的就是男欢女爱,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瞪我做什么?”

  “司命那都是意淫,你要用眼睛看。”墨霖戳了戳她的脑门,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好在红烛万分信任他,用她的话说,墨霖掌管着三生镜,这一点就够他在天界横着走了,所以她对墨霖的话深信不疑。

  说起三生镜,她倒是有些惊讶月老怎么会把那么宝贵的仙器给一个小仙儿。

  那三生镜能看四海八荒所有人之前尘往事,所以墨霖想知道什么就能去看什么,一切八卦尽在一手中,多少神仙都不敢惹他呀,威风凛凛的就差跟哮天犬一样了。

  至少红烛是这么想的。

  墨霖自然是不知道她心里的花花心思,絮叨着说这会儿凡间正是夜晚,人不多,他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然后明日一早就去附近转悠转悠看看能够找到好的店面,若是开一家店面的话,收集桃花说不定会更快一些。

  红烛蹙眉,跟他的后面,蓦地出声问道,“你以前是不是来过凡间?”

  墨霖一愣,裂开嘴笑了,“怎么能这么质疑你的上司呢?”

  “……”就冲那忽然露出来的大白牙,她堵一个仙桃肯定有猫腻。

  第二日两人便去街市的边角处买了一个废旧的酒楼,因着红烛不能用法术,墨霖便趁着月老熟睡的时候偷偷的用了法术,将那酒楼修改了一番,好一片风景,全然是红烛欢喜的模样。

  既然是姻缘之处,红烛取了一个她自认为好听的名字,玲珑阁。

  万万没想到,第二日,一个人都没有,除了招来的一对小夫妻阿如和大树,连个人影都没飘过。

  红烛愁的连饭菜都吃不下,结果旁边的人吃的倒是很欢快,她恼了,夺下墨霖的筷子,“大哥,你那个破……”她的声音忽的小了下去,凤眸四处张望了一下后,俯身捂嘴过去,“那镜子,怎么回事,是不是刚到凡间水土不服,所以算的不准啊?”

  墨霖白了她一眼,手一招又一双筷子,淡定的夹了一块东西,“容易的事情都让你做了,你让天劫情何以堪。”

  正说着,门口忽得传来声音,那声音很是沧桑,“请问,这里可以说媒吗?”

  红烛拍了一下墨霖的胳膊,挑眉一笑,“还是这三生镜对我好”。全然忘了刚才是谁在埋怨镜子不水土不服,匆匆跑了下去,来人竟然是一位老者,已白发苍苍。

  她小心翼翼的扶着老人家进店,大声问道,“老人家,有什么要我帮你的吗?”

  老人颤巍巍的点点头,从包袱里掏出一个卷轴递给红烛,摸了一把脸,“我想找画像上这个人,跟她说我想娶她为妻。”说这话的时候,老人浑浊的眼眸里涌出丝丝深情眷恋。

  好了,她这里不但说媒,可能从今以后还会开个新业务,找人告白。

  红烛将画轴拆开,一绿衣女子跳跃入她的双目中,巧笑嫣然的模样甚是动人,司命说犯凡间有句话叫自古红颜多祸水,这姑娘这么漂亮,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她笑着将画展开,“这位是老爷子的爱人?”

  老人点点头,墨霖端来一壶好茶,倒了几杯,茶香随着热气缓缓盘旋而上,老人家徐徐讲出他的故事。

  老人姓贺单名一个明字。

  年轻的贺明出生于书香之家,父亲是远近闻名的状元郎,中了状元后被任命为地方的父母官,一家人不是大富大贵,却也深受百姓爱戴,贺明从小就读万卷书,旁听父亲断案,理智成为最好的一名提刑官,可是贺父却是不同意,为此两个人起了争执,当时的贺明年轻气盛,一气之下离家远走,只身一人去了京城想着要闯出一番名声来告诉父亲自己是可以的。

  可是他未曾想到,自己在家乡学到的仅仅是一点皮毛中的皮毛,就算是有人想要带他,那前提也是他能够进入判案司,很显然,他没有关系,京城中达官显贵如此之多,官位紧缺,自然是不可能将位置让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毛头小子。

  贺明清晰的记得,他在观看死刑犯执行的时候,一场大雨倾盆而下,似是要冲刷干净一切事物,他躲避不及淋成了落汤鸡,匆匆跑到一个角落躲雨,内心一片凄惨,寻思着等雨停了自己便赶路回家,跟父亲一样考试中举。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油纸伞落到他的头顶,一双白靴子,一抹红色闯进他的视线,他抬头看去,女子微微一笑,嘴角有一个酒窝,似是盛满了美酒,只一杯就让人觉得熏熏然,他就这般猝不及防跌入了那双眸子里。

  后来贺明才知道,给他撑伞的人是当时判案司长官的养女,赫萝。

  赫萝有一个特长,对于见过的人触目不忘,哪怕这个人乔装打扮亦或者人老珠黄她都能认出来,因为眼睛骗不了人。

  所以她能够帮助判案司破案,以巩固长官的地位不倒。

  贺明因为赫萝的原因入了判案司,并且成了她的手下,两人一起办案一起查案,很快贺明就展现出了破案天赋,头脑清晰分析案情准确,他筛选怀疑人,赫萝帮助,案子破的一个比一个大,加上两人成双入对,京城中很快就传出,破案司有一对璧人称提刑双侠。

  提刑双侠说的就是贺明和赫萝。

  贺明想过了,等他攒攒钱到了年底就跟去跟赫萝提亲,让长官将赫萝许配给他。

  可自从他将这个想法跟赫萝说了以后,她便对他有所疏离,甚至都不跟他一起断案了,他虽有些不解,可把这种疏离当成了小女儿家的羞涩便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而是更多地精力放在了破案上,到了年底,他如约跟去跟长官提亲,求他将赫萝嫁给自己。

  那天是个好日子,腊月十四,天空中还飘落着雪花,天气却是暖暖的,可就在这样一个好日子里,他听到了一个惊天霹雳的消息,原来赫萝不是长官的养女,而是他即将迎娶过门的第十八房姨太太。

  结果可想而知,他被加了个罪名赶出了破案司。

  被赶出破案司的贺明一蹶不振,每日饮酒度日,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不堪,昔日的老友看不下去便训斥他一番,他这才稍稍振作一点。

  后来,他辗转托人打听赫萝,想见她一面,被人告知她已经失踪了很久。

  红烛深吸一口气,将那盏已经凉透的茶水倒掉,重新给他沏了一杯,轻声问道,“所以你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她,未成成家?”

  贺老爷子苦笑一声,“后来我回了家乡,我父母早在我离家那年被一场大火烧死,而我那些年寄出去的信都是师爷模仿父亲的笔迹写给我的。”

  红烛跟墨霖对视了一眼,这老爷子是不是刚好碰上司命心情不好,写的剧本这么惨。

  “那老爷子,您是想让我们把你找到她吗?”这就难办了,红烛不能用擅自用法术,而她也不能让墨霖,之前自己受伤墨霖传了好多仙力给自己,定也是虚弱的。

  贺老爷子摆摆手,“我已经找到了,就是不敢去见她,你们能不能帮我把她约到这里来,我远远地看一眼就好。”

  既然这样,那这个忙就算是帮了,红烛让大树将老爷子送到楼上休息,然后抱胸看向墨霖,“你觉得这件事怎么办?”

  她刚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所有的人听的老人家的的故事都觉得甚是难过,只有墨霖一人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甚至中途还走开了一趟!

  “先不要去管这件事,你的事就够让我操心的了。”

  “我?”她用手指着自己,红烛以为是自己天劫的事,摆摆手,“我能有什么事,哎呦那个不重要啊,慢慢来就好啦!”

  可惜眼前的人冷冷一笑,伸手将她的手腕捏起来递到她的眼前,“你好好看看。”

  一条红线绕着她的手腕慢慢的向上爬,红的耀眼。

  红烛吓了一跳,用手搓了搓,这红线越发的明亮,她嗷嗷的喊了几声,“你这个王八蛋给我下什么毒了!”忽得像是发现什么一样凑过去低声问道,“这该不会是我的元身吧,长得真好看。”

  墨霖白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这是你天劫的命数,命数淡了天劫就要来了,照这个速度,你怕是只有这一世的机会了。”

  人生在世,总有不如意的时候,她还没好好地享受一把,结果就告诉她其实就这一世的光景?

  这司命是不想要他的腿了吧。

  远在天界熬夜写剧本的某个人优雅的打了个喷嚏,紧接着一连串的喷嚏,而后一阵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