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陷害的真相

  “尊上,饶命呀。”

  “饶命呀,尊上,小仙都是被迫的。”

  “对呀,欺负时止都是青云那个家伙的主意呀。”

  “我们是被迫的,求尊上明鉴呀。”

  “求尊上明鉴呀。”

  嘈杂的喧闹声,让染倾颜有些皱眉,见自己目的已经达到,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威压释放。

  暗帝的威压哪怕仅仅只是丝毫,其中的力量仍是深不可测,就连一旁的洛水也被影响到面色有些苍白。

  更别提这小小仙侍,此时的他们如同被扼住了脖颈般,面色涨红好似随时就要逝去。

  哪里还敢哭天喊地的喊冤,一时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终于安静下来,染倾颜这才收回,灭顶的威压消失,众人才感觉到轻松片刻。

  指了指刚刚喊冤最惨烈的一个人,染倾颜说道:“既然你说自己冤枉,那便解释清楚这冤从何而来,当然莫要说谎,不然欺瞒罪加一等。”

  突然被点名的仙侍先是一愣,他看了看周围情况,知道自己的说辞,等下会决定自己的结局是死是活后,一时间将所知道如同倒豆子般全部说出。

  “青云自恃清高,在他看来仙族血脉高贵,认为凡人升仙会玷污仙界,所以看不上由凡人升仙的时止。

  本来这种不满在心里想想就算了,但偏偏青云非要各种刁难时止,平日他假意与其亲近。

  但暗地里却多次刁难,而且平日生活中还时不时言语贬低时止曾为凡人。

  时止性子平和,不愿与其争辩,对于他的那些话语、刁难,大多都是不在意或者忍让。

  却没想他青云更加得寸进尺,就连洛水仙君都加以利用……“

  “我要撕烂你这血口喷人的嘴,污蔑这都是污蔑。”仙侍的话还没说完,坐在后面的青云再也忍不住了。

  他叫嚷着冲到仙侍想要动手撕烂那张抖露自己所有老底的嘴,阻止他说出自己更多的事情。

  可人还没挨到仙侍衣角,身影就在众人惊呼中再次被染倾颜一脚踢飞,力道之大直接撞到了小院的围墙晕死过去。

  好似没有看见众人眼中的恐惧般,染倾颜缓缓收回踢人的腿,“你继续。”

  仙侍被这凶残的一幕直接给吓到了,他咽了口口水,半晌才好像找回自己的声音。

  “本来以为平日里的小打小闹就这么过来了,可是就在前段时间,因为时止稳重的性子被洛水仙君点名在在珍宝宴会端上”浮生辞“。

  这下彻底点燃了青云的妒火,他找到我们要我们合作,说他把时止引开,让我们合力接触结界,撒上吸引凶兽的阴散。

  我们本来不同意,可是他直接说他身后有上仙护着,强迫我们与其同流合污,我们被迫才同意的。

  后来计划如期进行,就在宴会开始的前段时间,阴散果然引来了桃林的凶兽,那凶兽对“浮生辞”顿时起了抢夺的心思。

  时止只是一介仙侍,两者过了几招他就败下阵来,而当时洛水仙君正在前面招待宾客,对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

  青云上前帮忙假意被凶兽所伤,时止让他保护好保护仙器,然后只身引开了凶兽。

  后来宴会开始,却迟迟不见时止身影,就在洛水仙君急得团团转时,青云呈着浮生辞而来,他抢夺时止功劳。

  原本以为时止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他竟然完好无损的回到宴席场所,可是青云再次落井下石,提议处罚时止三十神鞭。

  后来,青云找上拿出尚事府的调离信笺,本来我们见时止落得这般凄惨地步,已经不愿意继续与其同流合污。

  但他以我们下阴散为把柄威胁我们,我们这才逼迫不已继续做帮凶的,至于接下发生的事情就是你们看到的那些了。“

  “你们……你们怎可如此恶毒!”随着仙侍的叙说结束,染倾颜还未开口说话,一旁的洛水就再也忍不住跳脚。

  仙人修炼讲究因果循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人多次利用三番两次去谋害他人,无意中种下多颗恶果。

  相信了那些连篇的鬼话,无形中自己成了那把最伤人的匕首,亲手毁了自己的苦修。

  看着不远处昏迷的青云,洛水眼中溢满了杀气,虽然碍于修养她不能咒骂,也不想杀了这渣滓脏了自己的修行。

  不过要知道这世上,除了让人死这一结果外,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子更是五花八门、数不胜数。

  仙侍不敢反驳洛水的话,只是低着头承受着,唯唯诺诺的等待着结果的宣判。

  时不时小心打量着沉默不语的染倾颜,可她面色平淡如水,根本摸不清心中所想。

  片刻过后,染倾颜才缓缓开口,“所有从犯受神鞭一百,废除修为、剔除仙位。”

  此话一出,原本还以为逃过一劫的面色开始缓和的仙侍们脸色顿时煞白。

  废除修为、剔除仙位,那他们从此就是这仙界的最底层,只怕在这仙族再也无法提头做人。

  众人刚要开始高声呼喊,就听见染倾颜幽幽继续,“主犯青云废除修为,剔除仙骨,贬为凡人,十世轮回皆为贫贱之奴受尽折辱而亡。”

  一番话吓得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发出丁点声音,就落得和青云一样的下场。

  有了青云的对比,他们此时才知道自己的处罚其实很轻。

  要知道他们虽然修为被废,可起码还能修炼,但是青云却直接剔除仙骨再无修炼可能。

  而且最看重仙族血脉的的他,直接被贬为凡人,还要十世轮回为贱奴身死于折辱,这种处罚青云不比直接处死他还要诛心。

  顿时众人心中平衡不少,看向青云的眼神中带着庆幸、窃喜与同情,却不知他们此番心路历程皆入了染倾颜与洛水二人眼中。

  看着面前呈小人之态的众人,洛水眼中皆是蔑视与嘲讽,这群人当真愚昧不堪。

  那仙侍说的话中八成为真,却也含了两成的假,将所有的罪过推给青云,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了,倒是想得极美。

  若是平日心中没有对于时止凡人血脉的厌恶,又怎会轻易就被青云三言两语说动。

  而且他们刚刚桎梏时止时面上的恶意可是完全是不做假的存在。

  连她都看出了话里掺杂的水分,更何况是暗帝,现在这副小人得势的模样以为自己比青云下场好。

  但是非也非也,要知道在这仙族个个都是自恃清高的主儿,没有修为的仙族比那凡人遭遇也好不到哪去。

   而且仙人寿命极长,他们只怕要很长一段时间都要活在旁人的白眼、轻蔑、嘲讽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