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她的夫

  天边紫薇帝星发出耀眼的白光,紧接着不远处红鸾星动,光芒投射下来,映照着二人纠缠着的身影,倏然凭空升起阵法。

  古朴沧桑的气息荡漾开来,神秘古老的咒文升腾笼罩,如同命运般理不清的红线将两人连接。

  一时间世间百鸟齐飞、万兽朝拜。

  “这暗帝帝君的身份可有资格?”染倾颜低头看向跪倒在地上的青云,语气平淡的询问。

  “尊、尊上。”时止看着面前抱着自己的女子,因为震惊而神情有些诧异,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辨,泪悄然无声落下。

  如果这是一场梦,他宁愿以生命为代价长眠不醒。

  怀中的人突然落泪,看着那晶莹的泪染倾颜有些不解。

  她昭告天下他的身份,他却哭了这是不喜欢吗,一想到此处,莫名的情绪有些烦躁。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将此事公布,或许是时止义无反顾挡在身前时的短暂心慌,又或许是初见时的莫名熟悉。

  无人说话,也无人敢说话,面前的二人紧紧相拥,被柔和白光笼罩,明明亲密似漆却无半点荒淫。

  如此美好的一幕,青云却觉得格外的刺眼,他握紧拳头、几乎咬碎牙齿,现在的他就是个笑话。

  “噗嗤”一声笑声突然传出,打破了凝重的气氛,众人看去顺声看去原是若溪上仙。

  “各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时想到开心的事没有忍住。”若溪虽是道歉的话,却满是调侃之意话中带笑。

  时止有些疑惑的看向他,接着就听他继续道:“帝君为暗帝之夫,二人平起平坐,这身份是否有资格还需再说吗。”

  听完他的解释,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小声笑出声来,这若溪上神真的有点损,这不摆明了说给青云听的。

  一时间不知道是为了讨好染倾颜她们,还是为了踩青云一脚,嘲讽的话语小声却此起彼伏。

  若溪走到时止身边,围着他是转了又转,看了又看,那一双好奇放光的眼睛都将时止吓得无意识朝着染倾颜靠了靠。

  “走开,一边玩去。”染倾颜像是赶什么般,对着若溪说道。

  抱着时止的手臂紧了紧,只觉得格外硌人,腰细到手臂都快环下,实在是太瘦了。

  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染倾颜也要离去。

  只是对比于来之前的孤身一人,这次不仅是带回来帝君,还多了一个若溪闹腾精。

  一路上叽叽喳喳个不停,完全无半分传闻中高冷上神的模样。

  “颜姐姐,你什么时候出关的呀?”

  “你这次出关后是不是伤好了?”

  “颜姐姐,你知道吗,你闭关后我都快无聊死了,我哥天天让我帮他做事,可是我只想做逍遥仙呀。”

  一句接着一句根本没有停息,而且没有一句内容重复,即便得到没有回应一字,他依旧完全不停歇。

  吵得的染倾颜只觉耳边嗡嗡作响,脑仁发疼。

  世人都说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她觉得若溪一个就能低过五百个女人。

  拳头在沉默中渐渐握紧作响,可偏偏这挨揍的对象却没半点察觉,“哦,对了,颜姐姐你你和帝君何时举行婚宴?”

  这个问题让染倾颜一愣,她下意识的看向走在自己身后的时止,却只发现他微微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也不知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又想起之前昭告天下时,他落下的眼泪,染倾颜只觉心头莫名有些堵得慌。

  就那么不愿意成为帝君吗?

  “再说吧。”染倾颜有些哑哑开口,然后头也不回的快步朝前走去。

  倒是若溪被这突如其来的回答砸得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得到了回应,开心的连忙跟上染倾颜。

  一路上因为得到回应更为激动,叽叽喳喳闹腾的很。

  时止缓缓抬起头,看着她们二人一前一后的身影,脸上原本有些喜悦的笑意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白。

  他一早就该知道的,神明心怀天下,所以将他救出苦海,他一介凡人怎敢指染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