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躲不掉

  “天地居”万物信仰的暗帝居所,它存在于混沌之处不归任何一界,却受四界朝拜。

  这里生机的气息格外蓬勃,于此修炼也是得益甚多、事半功倍,甚至于连灵果灵兽都长的比外界的更要好吃。

  三人一进入天地居,若溪就不再理会二人,如同放开了缰绳的野马直接撒欢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时止心中涌起些许羡慕,羡慕他与尊上如此的熟稔,如此的情感。

  扭头看向一旁的时止,见他盯着若溪的身影发呆,还以为他疑惑若溪的行为,染倾颜开口解释。

  “你别看他现在这般模样,其实幼时体弱多病,因此他哥经常带他来此治病。

  明明忌嘴很多食物,但他偏偏贪嘴,普通的灵果灵兽他能吃的很少,唯独我这山河居的东西纯粹他吃了也无碍。“

  抬头看向说话的染倾颜,她也正望着若溪闹腾的身影,但口中说是嫌弃,可眼中却明显带着纵容。

  不由得时止竟看呆了。

  身后房间一位身穿暗色衣袍的男子走出,男子容貌风华、身材颀长,但是比之更为吸引人的是他如宝剑收敛锋芒的稳住。

  缓步向着染倾颜走来,却在看见时止后,瞳孔猛然放大,但他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来到染倾颜的跟前单膝行礼,“恭迎尊主出关。”

  虽然情绪调整很快,但是那片刻震惊还是被染倾颜察觉,“亦归认识时止吗?”

  回应她的是时止茫然的摇头。

  “虽不认识,但我想现在应该无人不知这天地居多了个帝君。”亦归倒是一板一眼的回答。

  染倾颜也就随口一提,虽后便不再深究,“时止与我已姻缘契成,他从此就是这山河居的帝君,以后便入住浮云殿。”

  将时止交给亦归后就转身离去,她刚结束闭关,又闹出这么一大档子事,肯定又有一堆人来这山河居。

  哪怕只是凭空预想场景,染倾颜都觉得脑仁闹腾的慌。

  她真心讨厌这人际往来的虚与委蛇,若是敌人的话她揍一顿就行了,可偏偏这群人她还揍不得。

  见染倾颜离去,时止下意识的就要抬步跟上,可脚步还未迈出几步,离去的背影就被挡住,同时也挡住了他的脚步。

  看着面前熟悉的容貌,亦归向来淡漠的眸子似乎有着暗芒闪过,“尊上还有其他事,帝君先与琼华去往浮云殿。”

  “帝君,请往这边走。”一位长相俊美的男子对着时止说道,他周身萦绕灵气明显是仙族人。

  男子说完话也不理会时止,直接抬步就朝着一处而去,时止急忙跟上。

  二人离去的背影渐渐隐去,亦归眼中的暗芒再无掩饰,带着危险的气息。

  一模一样的容貌,一模一样的姓名,他本以为忘记就过去了,可没想到这命中注定终是来临。

  不过没事他会亲手造就完美无缺的暗帝。

  山河居为四界之最,其中所蕴含的也是四界精髓,即便是一草一木也非凡品。

  时止之前虽身为国师,人间珍宝所见不少,后在桃坞也长了不少见识。

  可是当他看见这山河居时才知,自己之前所赞叹的一对比,不过是尘土般的存在。

  一时间只觉眼前眼花缭乱,不由有些看痴了,慢慢停下来脚步。

  琼华走了的极快,完全没有要考虑身后时止的感受,心中明显有些不愤。

  实在想不通,他仙界天赋最高的上神,自荐来山河居为仙侍,只为待在暗帝身旁服侍。

  本以为自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结果暗帝没见过几面,就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凡人截胡,更可气的是现在自己还要服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