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想

  “是否与其解约?”

  若翎的问题让染倾颜一愣,自从她闭关出来,虽然不习惯有了一位帝君,但是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这个问题。

  似乎在她的潜意识中,帝君的位置就应该名叫时止。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若翎心中忍不住一阵的惊慌,总觉有什么东西在悄然离他而去。

  嗓音干哑着,几乎是艰难的再次开口,“你可会与他解除契约?”

  “哎呀,你干嘛总是追问我的生活,若不是看我有了帝君羡慕妒忌,若是这样你也娶位天后不就好了。

  要知道以你的身份、容貌,爱慕你的人比比皆是。“

  半是调侃的语气,染倾颜躲闪着若翎注视的目光僵硬的转移话题。

  看着面前的女子,若翎只觉心如刀割、痛彻心扉,第一次恨自己比染倾颜还了解她。

  阿颜虽然聪慧,但对于感情之事向来空白,她若是厌恶什么,定是有什么说什么。

  可是今天她面对问题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甚至不敢与自己对视。

  他能感觉到阿颜动心了,只是自己还未曾观察到。

  阿颜是他的,他不允许,被长袖遮住的手无意识的握紧,若翎看向染倾颜却是满脸的肃然。

  “阿颜莫要再说笑了,我听洛水仙君说,帝君是凡人升仙,定然也不知这姻缘契可解,阿颜可了解过他的意向。

  若不是两情相悦,阿颜还是早日解除的好,强扭的瓜不甜,强订的姻缘终是孽缘。“

  肃然的表情让染倾颜也不再插科打诨,仔细考虑起若翎的一番话。

  她想起了时止的泪,明明遭受旁人欺辱、暴力都未曾落泪过的人。

  时止,他好像不愿成为帝君。

  一想至此,只觉胸口好像凝结着什么格外难受,染倾颜皱眉,莫不是旧伤又复发了。

  见此表情若翎知道自己目的达成,也不再说话,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注视着染倾颜,在看不见的地方满眼皆是病态的爱恋。

  “你这个死呆子,放开我,给我把手撒开……”门外老远就传来若溪气急败坏的声音,同时也打破了这凝重的气氛。

  随着叫骂声越来越近,就见亦归提着一个人从外走来,接着那人被随手扔到地上。

  “颜姐姐救我,呆子他刚刚揍我。”

  被扔在地上的人手脚麻利的从地上快速爬起,跑到染倾颜的身后,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状。

  染倾颜细细打量着若溪,随后便是满脸嫌弃,此时的他哪有刚入天地居的上神模样。

  衣服上满脸灰尘,头上也沾满了杂草、落叶,脸上更是一片鼻青脸肿,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配上他那一脸委屈的表情,只能说是一言难尽。

  再看面前的亦归,比起若溪也没好到哪里去,这二人明显是打了一架。

  亦归盯着冲他做鬼脸的若溪,一张脸阴沉的几乎可以滴水,只怕若不是染倾颜在这,他会直接给若溪一顿胖揍。

  二人针锋对峙、各不相让,染倾颜只觉一阵头疼,“亦归你说说,这又是咋了?”

  “尊上,若溪上神将天地居有年份的灵果给吃了大半,甚至还打算偷凤凰蛋烤来吃。

  若不是阻止及时,只怕到时候玄雨又得来闹了。“亦归的语调没有起伏,简单陈述着事情。

  一旁的染倾颜却听得满头黑线,她深知亦归的性子,从不屑于添油加醋之说,那所说之事定然属实。

  要知道这天地居里灵果数量可不小,直接吃去了大半,而且若溪这小子现在居然还惦记着玄雨的蛋。

  看向身后的若溪,这小子倒正心大的做鬼脸挑衅着亦归。

  “咳。”

  一声轻咳吓得若溪一哆嗦,眼神正好对上染倾颜的目光,讪笑着满脸讨好,“颜姐姐。”

  “你这小子又不是不让你吃,只是一次性吃这么多,自己身体能否承受没点数吗,还打凤凰蛋的主意,也不怕自己吃下直接化灰。”

  “嘿嘿嘿。”若溪挠挠头,满脸讨好的笑意。

  “还不是颜姐姐你闭关那么久,呆子又根本不让我进山河居,我这千年没吃什么好吃的,一下没忍住就没控制好度嘛。”

  “哦,合着为你好还变成我的错了?”染倾颜眉头一挑,若溪连忙赔笑。

  “哪能呀,颜姐姐不可能有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好了,不和你贫了,快去给亦归道歉,要知道你吃的这灵果,可都是他辛辛苦苦看护的。”

  谁知若溪却一改刚刚讨好的模样,死不认错,还反咬一口告起状来,“我不要,颜姐姐刚刚呆子还揍我了,可疼了。”

  染倾颜还未说话,一旁的若翎直接出声,“溪儿,莫要任性,快去给亦归神者道歉。”

  瞬间刚刚的威风气势消失殆尽,若溪如同霜打的茄子般,他这人不怕暗帝,不怕亦归,唯独怵他老哥。

  老老实实的道歉,然后缩在若翎身后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得染倾颜都有些不忍。

  “阿翎莫要太严格,若溪他还小……”

  “还莫要严格,阿颜,溪儿这小性子都是被你惯出来的。”

  若翎语调柔和,染倾颜却不敢再说话,她看了若溪一眼,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

  二人互动皆入眼中,若翎只是淡笑着看在眼里,表情虽然严肃,可目光无奈又满是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