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两人跟随着染倾颜的步伐,道路越走越偏,相较于琼华满脸的茫然,亦归的脸色却是难看至极。

  因为,这条道路他太熟悉不过了,这是通往怨墓,通往时止的葬身处。

  “亦归可觉眼前场景是否熟悉?”

  面对染倾颜的突然提问,亦归脚步陡然一顿,面上笑容生硬。

  “属下在天地居生活多年,对于天地居的一草一木都如数家珍,这里自然也熟悉。”

  他如平常回答,手却攥得很紧,虽然不清楚染倾颜直接来怨墓原因。

  按道理来说,当时时止的情况进入怨墓是必死无疑,现在算来应该是毫无证据。

  端详了片刻,染倾颜的眼中失望一闪而过,不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着三人进入怨墓。

  相较于初来怨墓给人的恐惧,坐在阵法中悠闲自得的时止更让人惊讶不已。

  他似乎过得比离开浮云殿的时候还要好,面容红润、衣衫干净,似乎还圆润了些。

  此时,正坐在地上无聊的玩着自己的衣带,听见脚步声,抬头见走来的染倾颜,起身直接朝着染倾颜扑了过来,“颜颜,你来了。”

  “嗯,来了。”在诧异的目光中,染倾颜伸手牢牢接住,两人柔情蜜意的样子,半分没有时止不得宠存在。

  “不,不,这不可能,为什么他还活着。”

  完好无损的时止将亦归刺激到了,他的计划破灭,这说明他永远也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

  亦归再也无法维持自己冷漠的模样,满眼血红不可置信。

  “你都活着,为什么我不能活着。”时止也不甘示弱直接回怼,现在他可是有暗帝做靠山完全不怂。

  看着面前嚣张至极、昂首挺胸的时止,染倾颜无奈一笑,抬手揉了揉他骄傲的小脑袋,时止哼唧一声又躲回了她的身后。

  “亦归,你为何还如此执迷不悟?”看着面前陷入执念、不可自拔的亦归,染倾颜即痛心又是失望,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现在却沦落到这一步。

  “我执迷不悟?”亦归指着自己,满脸笑得悲怆。

  “我都是为了你呀,暗帝作为这世间至高无上的神明,是完美无缺的,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可自从有了这莫须有的帝君,你便有了弱点,再也不完美了,我这么做都是在帮你清理污点呀,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继续是哪个完美的神明。”

  他的眼睛中充满了疯狂痴迷,几乎陷入病态,看着染倾颜却又不是在看着染倾颜,实在透过她痴迷着名为暗帝的光环。

  一番话听下来,时止再也忍受不住了,如同气鼓鼓的河豚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朝亦归扔去。

  石头被亦归抓住捏成了粉末,他看着时止满脸戾气。

  虽然有些害怕,但仗着有染倾颜做靠山,时止鼓起勇气,挽起袖子双手叉腰就开骂。

  “我呸的完美神明,你看见过她奋勇杀敌的场景吗;你看见过她将食物让给受伤的士兵,自己吃糠咽菜的场景吗;你看见过她将生路让给百姓,自己独自断后的场景吗;

  你什么都没看见过,你只看见她身后的光环,你从来不知道她所做的一切。

  所谓暗帝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头衔,苍生所信仰的从来不是暗帝,而是名叫染倾颜的神明。”

  说到最后时止的眼睛都有些泛红,可亦归冷哼一声,依旧顽固不化,“那一切都是她该做的,取之于苍生,就该还报与苍生,难道有错吗?”

  时止都快被他这副不要脸的态度给气疯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世间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曾经两人经历的一幕幕皆在眼前浮现,他深知染倾颜有多努力,可现在这些努力却被所谓的暗帝头衔给定义为理所应当。

  “该做个屁,她不过是受供于苍生信仰,她完全可以不管这些烂摊子,心安理得做着那九重天的神明。

  可她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一直为苍生奔波,那些名誉不是因为暗帝的头衔而来,而是因为她的付出。”

  看着面前为自己争辩,反而被气得跳脚的时止,染倾颜只觉自己的心都快被捂化成一滩春水。

  拉住他的手,柔声劝慰着,“阿止乖,莫要气坏了身体。”

  看着面前柔情蜜意的场景,看着不思悔改的染倾颜,亦归的眼中只剩下失望,如同在看一件不完美的艺术品。

  既然是不完美的神明那么毁了又何妨,煞气而成的青焰带着无穷戾气,朝着染倾颜直接攻去。

  但是很快就被一柄长剑隔空斩断,消散于空气之中,一时间二人相斗武器相撞、法术相碰,斗得是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亦归褪去人形,庞大的兽身显露出来,那是麒麟的模样踏着引魂青焰,长相集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就于一体,尾巴毛状像龙尾,有一角带肉。

  只是一身暗青的光泽,踏着怨灵而化的引魂青焰,与传说中的瑞兽气质完全不像,反而如同从地狱走出的煞神。

  在他庞大的兽身承托下,人形的染倾颜渺小不堪,可她手执长剑一袭白衣,应付战斗潇洒自如,完全不落下风。

  琼华被吓得瑟瑟发抖缩在角落,生怕殃及鱼池,时止则待在染倾颜的结界中饶有趣味的观看战斗。

  很快庞大麒麟被染倾颜一脚踹到地上,亦归重新变回人身,一口鲜血吐在地上,即便有再多不甘,也不得不承认他败了。

  染倾颜却没有再度相逼,收回手中的长剑。

  “你与我相斗已经身受重伤,即便伤好也会对你的修为造成影响,念你为苍生也做出过不少贡献,我不取你性命。

  你走吧,从此不要再入我天地居,你与我染倾颜也再无关系。”

  亦归没有说话,目光在染倾颜与时止身上环视一圈后,狼狈至极的逃离了怨墓。

  染倾颜走到瑟瑟发抖的琼华面前,还未说话对方就被吓得直接跪倒在地,“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那里还有当初天地居中上神的半分风采。

  “亦归是煞气所化的麒麟,最善于勾引起心底最深处的恶,但是你犯错可有被蛊惑的成分在。

  不过会被蛊惑,也说明你心底的确有恶,天地居不允内斗,我废你一半修为,从此你也离去吧。”

  等到所有事情完成后,染倾颜只觉身心疲惫不堪,被背叛的伤心、孤独、失落太多的负面情绪将她压得喘不过气。

  只觉旧伤隐隐发作,心底一股戾气升腾,难以消除时,她的身体突然被人温柔的抱在了怀中。

  那是从未有过的温和,瞬间戾气被压制,旧伤也归为平静。

  “阿止,你知道吗,世人都说我是苍生的信仰,可唯有你是我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