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受伤

  林倾雪看见这么多人追着周子舒跑的样子笑了笑。一个轻功瞬间到了寨子的大门。用法术探了探瞬间在这若大的寨子找到了被土匪抓住关起来的那些人。

  准备用法术开锁就看见旁边有个大汉本拿着长刀劈向自己。林倾雪一个挥手长刀瞬间在大汉的手上掉落在地。正在大汉看到这一幕惊慌之中林倾雪一个瞬移一手掐断了那大汉的脖子,大汉睁大了眼睛跌倒在地。

  林倾雪用法术开了锁进去。看到里面数十个似是十五十六岁的少年被用绳子绑在木柱子上,嘴里还塞了一块布含泪的看着林倾雪。

  为了不暴露身份林倾雪将手放在身后变出了一把长剑帮他们解开了捆绑后林倾雪道:这山寨里面的土匪已经被引出去了,想活命的就快速离开这里。“数十个少年说了谢谢之后便慌忙离开这个山寨。

  林倾雪正想去找周子舒忽然有个似是刚才救的少年跪在地下望着林倾雪道:姐姐,我爹爹说过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姐姐带上我吧我愿意做牛做马去报答姐姐的恩情。“

  林倾雪微微一愣想起了很久之前的自己还是一个小仙的时候还有师父的庇护,后来师父仙逝了也曾众仙去收留自己,可谁都不愿意收留甚至百般侮辱,随意践踏。心里微微一痛。

  林倾雪看着这少年温柔道:救命之恩倒不必了。“说完一个轻功飞身而去。少年含泪望着女子想都没想快速的向她飞的方向跑去。

  另一边。

  似五十余个土匪反超了周子舒,有一个大汉道:我不管你是谁,你杀了我兄弟就要命!“

  说完,大汉的大刀就劈向了周子舒,50个大汉全部向周子舒攻击。周子舒不敌吐了一口血倒在地上。周子舒猜想今天可能自己会死在这里了。

  大汉正想向周子舒刺去。忽然,天空落下了一柄剑刺向了离周子舒最近的大汉。一招毙命。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林倾雪飞身而下扶周子舒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周子舒摇摇头道:快走。“

  有一个大汉厉声道:你们杀了我兄弟一个都别想走!“

  眼看大刀要劈过来,林倾雪拿起地下的剑眼神冰冷的看着这二十几个土匪,一下就把离他们最近的大汉一招致命。离得远的看到这一幕都纷纷逃走不知所踪...

  连周子舒看到这一幕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倾雪。心想:这姑娘是谁,武功竟如此厉害。“林倾雪丢了手上的剑。上手直接给周子舒把脉,周子舒惊慌的躲开。

  林倾雪无奈道:公子,你受伤了我看看你的伤如何。“说完林倾雪拉过周子舒的手。

  周子舒看着林倾雪道:既不知姑娘武功如此之高,惭愧。“

  林倾雪笑道:公子的武功也高,只不过身上很多处地方都有伤要找个地方疗伤才是啊“

  说完林倾雪察觉周围还有人厉声道:“谁,出来!”

  那少年慢悠悠的走了出来道:姐姐。“

  林倾雪道:我说过救命之恩你不用报你还跟着我作何。“

  少年低着头耿咽道:“姐姐,皓轩从小与父母走散了一直都是一个人,不跟着你皓轩也没地方可去了。”

  林倾雪—愣又道:“救你的人是我旁边的这位公子,他为了救引开土匪救你们才会如此,要报恩便找他吧。”

  陈皓轩立马看向这个似二十余岁的俊美男子跪了下来道:“多谢哥哥救命之恩,以后我定好好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

  周子舒忍着疼痛拉陈浩轩起来道:“小公子不必如此。”

  林倾雪看出来道:“这些日后再说你的伤要紧,得找个地方我给你疗伤。”

  陈浩轩急忙道: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地方没有人住哥哥姐姐带你们去。“

  林倾雪扶着周子舒进了木屋,木屋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和一个盆子,角落里还有一些蜘蛛网。林倾雪扶周子舒到床上对陈浩轩道:你...“

  陈浩轩立马反应过来了道:姐姐哥哥我叫陈浩轩你们唤我皓轩便是了。“

  林倾雪点了点头道:皓轩,拿个盘子帮我打一盆水回来。“

  陈浩轩道:我马上去。“

  陈皓轩出去后林倾雪上手解周子舒的腰带,周子舒慌乱道:男女授受不亲。“

  林倾雪想起之前无聊的时候看过的书籍微微一笑道:医者面前不分男女,公子身上有多处伤口我上药止血会失血过多而死不脱衣服如何上药啊?“

  周子舒犹豫了一下后自己脱下了上半身外袍然后又脱下了内衫。林倾雪看着周子舒的身体微微一愣心想:腰好细“而周子舒耳朵微红,心莫名快速的跳动着。

  陈晧轩端水进来看到这一幕瞬间脸红了道:哥哥姐姐,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叫我一声。“说完就跑出去。

  林倾雪和周子舒听见陈浩轩说话才回神过来。林倾雪在袖子里面拿出了一瓶药和纱布。首先把周子舒渗出来个血擦干净然后上药林倾雪道:忍着点。“说完就把药撒在了周子舒的伤口上。周子舒只是眉毛一皱。上完药就用纱布包扎好周子舒的伤口。

  林倾雪站起来道:“这药每日一次,伤口不可以沾水。如若还有剩下的便送给你了”说完就把剩下的纱布和药给了周子舒。

  叫了陈皓轩进来道:“皓轩进来和我一起收拾一下”陈皓轩闻言推门进来收拾这间木屋。

  周子舒迅速穿上衣服道:多谢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