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收徒

  林倾雪走向陈浩轩给她铺好的稻草床。

  周子舒叫住林倾雪小声道:“林姑娘,你睡床我睡那。”说着指了指陈皓轩铺的另一边稻草床。

  林倾雪急忙道:“子舒,你身上还有伤不宜睡在地上。”

  周子舒又道:“稻草铺在身上暖和我喜欢睡地上不行吗,时间不早了”说完周子舒走向稻草床坐在地下一躺翻闭上眼似是睡着了。

  林倾雪看着躺在铺满稻草的地上的周子舒愣了愣,转而看向前面的床走到床边,床上隐约还有周子舒身上的味道发现自己竟不排斥坐下脱鞋躺了上去。慢慢的竟然安心的闭上了眼睡了过去。

  天慢慢的亮起,林倾雪慢慢的睁开了眼望向四周。看着还在睡觉的周子舒笑了笑心想:“我昨夜竟然睡着了,千年来从未睡得如此安心。”

  起身穿好鞋正想出去看看忽然陈皓轩醒来看见林倾雪喊道:“林姐姐,你回来了?”

  周子舒听见声音也醒了过来。

  林倾雪看像刚睡醒周子舒道:“是啊,昨夜你周哥哥担心我便出来寻我回来。”

  周子舒闻言耳尖泛红道:“毕竟林姑娘你与我有救命之恩我只叫你回来睡罢了,萍水相逢哪来的担不担心。”

  陈皓轩看着林倾雪和周子舒笑了笑好像想起了什么又低下了头。

  周子舒看见陈皓轩低下头道:皓轩,怎么了?“

  陈皓轩道:“周哥哥,我想跟着你和林姐姐。”说完头低的更低了。

  周子舒无奈道:皓轩你年纪尚小,我们三人皆是萍水相逢,若你想报恩你好好活下去便是报恩了。“

  陈皓轩闻言立马跪了下来眼含泪水道:“周哥哥,从小我娘离开了我,一直都是爹爹照顾我,我七岁那年爹爹被一群武功高手杀死了,我想去找他们给我爹报仇,被我爹的兄弟接走关进柴房。”

  说着身体抖了抖。

  又继续道:“他们打我骂我也罢了还侮辱我爹后来我找到机会逃走。去到哪那些人都是给我一顿拳脚也不向他们屈服。几个月前就被那群土匪给抓了说要把我卖了赚钱我也不...”说到这两滴泪滑落了下来。

  周子舒连忙扶起陈皓轩给他擦眼泪道:“好孩子,一切都过去了男儿流血不流泪。”

  陈皓轩擦了擦脸看着周子舒眼神坚定道:“我知道你和林姐姐都是好人,我想跟着你们学好武功给我爹爹报仇。”

  又跪了下来道:“师父,请你收我为徒。”

  说完正要磕头就被周子舒一把拉了起来道:“傻孩子,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我并无收徒之意。”转而看向林倾雪。“林姑娘武功深不可测你为何不拜她为师?”

  林倾雪在愣神中立马回神道:“子舒,人家皓轩想拜你为师,提我做什么。”

  陈皓轩低着头道:“我把林姐姐当成我姐姐了”

  林倾雪闻言笑了笑:“原来如此,子舒,这徒弟你就收了吧。”

  周子舒心想:这孩子倒是不错只是我身边可能时不时就会有危险我又何必让这孩子陷入到危险之中呢?可这孩子亦是个可怜之人。

  林倾雪看着发愣的周子舒笑了笑又道:“子舒,你不必担心。多教这皓轩武功防身便是了。”

  周子舒回神看了林倾雪一眼。

  转而看向陈皓轩道:“如若跟着我危机四伏可能因此断送性命你还要拜我为师吗?”

  陈皓轩听闻急声到:“要,师父救我性命就算把我这条命给您都无妨。”

  周子舒不可置信的看着陈皓轩转而笑了笑。

  林倾雪看到陈皓轩还不懂得变通上前道:“皓轩,还不快拜师。”

  陈皓轩反应过来跪下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今后定听从师傅的教诲。”说完磕了个头。

  周子舒扶着陈皓轩起来笑道:“得蒙君为徒,定不负所望。”

  陈皓轩开心的抱着周子舒眼含泪水道:“师傅,谢谢你。”周子舒拍了拍陈皓轩的背。

  林倾雪看到他们两个人抱了这么久还不松开立马拉开两个人对周子舒道:“恭喜子舒获得家徒啊”

  周子舒道:林姑娘,接下来是何打算?“

  林倾雪笑了笑道:“子舒去哪我就去哪。”况且,林倾雪忽然凑近周子舒耳边小声道:“我还等着子舒你的报恩呢。”

  周子舒闻言退了一步道:“林姑娘再想想还有什么想要的或是未完成之事吧。”说完周子舒走到一边收拾东西。

  陈皓轩听闻问道:“师傅,林姐姐,什么事啊?”

  问完就听见陈皓轩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叫着。

  周子舒问陈皓轩道:“饿了?”林皓轩点点头。

  这会轮到周子舒的肚子咕噜咕噜响了。

  林倾雪这才想起人族是要吃饭的!

  周子舒又道:“皓轩,我们走吧,这里不远处就是县城到了便吃顿好吃的。”说完周子舒就拉着陈皓轩向门外走去。

  林倾雪跟上来。

  周子舒看向旁边的林倾雪道:“林姑娘跟着做何?”

  林倾雪笑道:“子舒不是让我想吗?我还没想到呢自然要跟着你了。”

  周子舒无奈摇摇头任由林倾雪跟着。

  三人一同向县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