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推开

  亥时。

  周子舒正准备躺下睡觉忽然听到敲门声。周子舒起身开门就看见林倾雪的眼角微红身上有股浓烈的酒味眼神迷离的看着周子舒。

  周子舒别开眼不自然道:“你喝酒了?”

  林倾雪笑了笑凑近周子舒答非所问道:“你是在关心我吗?”

  周子舒后退一步道:“既喝醉了有何事明日再说。”说完周子舒伸手准备关上房门。

  林倾雪伸手按住房门闯了进来,想到今天的举动可能吓到周子舒了道:“我没醉,我...对不起”周子舒一愣。

  林倾雪转过头看向周子舒道:“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哪怕是一点点?”

  周子舒心上一癫道:“不喜欢”

  林倾雪笑了笑似没听懂一样走向前抱住了周子舒。周子舒用力推开了林倾雪道:“请你自重。”被推的林倾雪许是喝了太多酒没站稳眼看就要倒在地下。

  周子舒连忙跑过去接住了林倾雪把她抱起来。林倾雪笑了笑安心的睡了过去。周子舒把林倾雪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看了眼她这张容貌绝世的脸周子舒快速走出房间关上门走出客栈用轻功上了屋顶躺下看着晚上的夜色又想起之前刚来到云剑镇时晚上却无一处灯火现在各家各户灯火通明......疲倦来袭慢慢闭上眼睡着了。

  天慢慢亮起周子舒睁开眼已是辰时,正欲飞身下去就看见在不远处就看见了一批人马有几个和带头的他在皇宫见过皱眉心想:宫里的人竟这么快就找到这来了?

  周子舒立马飞身而下快速走进客栈想到林倾雪武功高定不会有任何危险便去找陈皓轩。敲门道:“皓轩?”

  陈皓轩起身开门看向周子舒道:“师父?”

  周子舒道:“来不及解释了,跟师父走。”说完拉着陈皓轩走出客栈躲过那批人马走出了云剑镇。

  陈皓轩气喘吁吁的道:“师父,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周子舒道:“皓轩,你还记得为师收你为徒之时说过的话吗?”

  陈皓轩道:“师父说的话皓轩铭记于心。”

  周子舒道:“那好,你听好了为师是当朝皇子方才在云剑镇我看见有宫中之人他们是来抓我回宫的。”说到这皱眉了邹眉不知他们是何来的消息竟找到这来。

  陈皓轩闻言大惊呆呆的看着周子舒小声道:“师父是...皇子!”

  周子舒看见陈皓轩的模样笑了笑道:“傻小子,后悔了?”

  陈皓轩急忙摇摇头道:“不管师父是何身份,我早就已经认定你就是我师父了。”陈皓轩想了想又道:“师父是皇子他们为何要抓师父?”

  周子舒欲言又止道:“因为......为师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便逃了。”

  陈皓轩本还想问什么见周子舒好似有些难过便不再多问了。

  周子舒拍了拍陈皓轩的肩膀道:“走吧,找处安全的地方安顿下来为师便教你武功”

  陈皓轩开心的跳起来期待道:“师父,我定好好学!”说完两人向前走去。

  另一边云剑镇。

  林倾雪睡醒睁开眼坐起来心想:这人族的酒竟如此之烈。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嘴角微微一笑:“人族之中你竟是例外的。周子舒,你明明关心我。”林倾雪起身用法术找了找周子舒他竟和皓轩已经离开了云剑镇了。

  走出房间就看到楼下有一批穿着盔甲的人走进客栈,带头的士兵对客栈老板道:“救了你们全镇百姓的那一男一女在你们客栈里住着?”

  客栈老板道:“是啊官爷,昨晚全镇百姓都来感谢他们呢。”

  带头的士兵道:“带我去那男子的房间。”

  客栈老板道“这边。”说完客栈老板带着那带头的士兵向楼上走来。“

  林倾雪诧异的想:这群人是来找子舒的?又想到了周子舒已经走远了就用法术一个瞬移就在周子舒的后面的不远处。

  此时周子舒和陈皓轩在河边喝着水。林倾雪走上前道:“子舒,原来你在这啊!”

  周子舒一愣。

  陈皓轩不可置信的扭过头看着林倾雪道:“林姐姐!”

  林倾雪微微一笑道:“皓轩,是不是你师父不给你饭吃这脸瘦的。”

  周子舒转过身道:“你怎知我们在这?”

  林倾雪笑了笑道:“自然是我太聪明随便走都遇上你们。”

  陈皓轩也笑了笑道:“太好了林姐姐。”

  林倾雪道:“你们要去哪?我看这天快要黑了”

  周子舒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说完周子舒便自顾自的走了。林倾雪快速的跟上走在周子舒的旁边。陈皓轩紧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