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教徒

  眼看天渐渐黑了周子舒停下来道:“皓轩,今夜我们便在此歇息。”

  林倾雪笑道:“子舒,这荒郊野岭的你就不担心你想躲的人找到你吗?”

  周子舒和陈皓轩一愣。周子舒回神道:“林姑娘如若不愿大可自行离去。”

  林倾雪又满脸笑意道:“子舒,你怎的又叫我林姑娘,莫不是我哪惹到了你生气了?”

  周子舒不答。转身看向陈皓轩道:“皓轩,去捡一些可以生火的木头来。”

  陈皓轩道:“是,师父。”现下只剩林倾雪和周子舒两个人。

  周子舒看向林倾雪道:“昨夜之事你可还记得?”

  林倾雪上前一步道:“子舒是希望我记得还是希望我不记得?”

  周子舒眼神看向别处道:“不管你记不记得,今夜过后莫要再跟着我了。”

  林倾雪闻言笑了笑道:“在云剑镇时那一批人是来找子舒你的吧?”

  周子舒沉默不说话。

  林倾雪凑在周子舒的耳边道:“我看一批人马身穿盔甲应似皇宫中人所以子舒这是犯了什么竟如此兴师动众。”

  周子舒一愣后退一步转过头背对着林倾雪道:“于你无关。”

  林倾雪上前道:“我看他们似很笃定你在云剑镇应该是有人透露了你的行踪。”周子舒大惊林倾雪和自己想的竟如出一辙。林倾雪正要上手拉周子舒转向自己就看见陈皓轩搬着木头树枝回来了。

  陈皓轩道:“师父,林姐姐这好像没有什么东西生火。”

  林倾雪用法术在袖子下变出一根火折子递给陈皓轩道:“用这个吧。”林倾雪一说话周子舒才回神过来看向林倾雪。

  林倾雪发觉周子舒看着自己笑了笑道:“子舒,好看吗?”周子舒立马收回视线红着脸。林倾雪见周子舒的模样笑意更深了。

  陈皓轩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又去搬了三块大石头过来道:“师父,林姐姐你们坐。”

  三人坐下陈皓轩看向周子舒道:“师父,我饿了。”

  周子舒想到这一天他和皓轩都没有吃东西了只是喝了点水道:“且忍耐一晚明日为师就给你去找吃的。”陈皓轩点点头。

  林倾雪闻言道:“子舒,你饿了吗?”

  周子舒道:“不饿”说完肚子便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林倾雪听到声音笑了起来用法术在袖子下面变出了两个用袋子装的饼递给周子舒和陈皓轩。

  陈皓轩道:“林姐姐,那你呢?”

  林倾雪道:“我不饿,你们吃。”林倾雪说完陈皓轩才安心的吃了起来。

  林倾雪见周子舒看着那个饼不吃道:“子舒,怎么了?”

  周子舒回神笑道:“无事。”又道:“你真的不饿?”林倾雪摇摇头周子舒才开始吃了起来。

  周子舒好像想到了什么便对林倾雪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东西不仅有药有火折子还有吃的?”

  林倾雪一愣紧张道:“那是自然碰巧都用上了。”周子舒眉头皱了皱就继续吃着他的饼。

  过了一会周子舒站起来对陈皓轩道:“皓轩,你跟我来。”陈皓轩起身跟着周子舒,而林倾雪也好奇的跟上他们。他们走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

  周子舒道:“皓轩,为师小的时候你师祖一开始便教我这一套武功,看好了。”说完周子舒拿出腰间的软剑耍了一套剑法。陈皓轩在认真的看着。而林倾雪看着周子舒的身形心想:果然是本尊看上的人长得好看身材还这么好腰细腿长。很快周子舒就耍完了一套剑法。

  周子舒向陈皓轩走来道:“都记清楚了吗?”

  陈皓轩惊呀道:“师父,你太快了有些动作我记得不是很清楚。”

  周子舒皱了皱眉道:“记了多少便使多少。”说完周子舒把软剑递给陈皓轩。

  陈皓轩拿着周子舒的软剑做了几个动作。周子舒看着陈皓轩耍的样子脸越来越黑。林倾雪看着周子舒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陈皓轩停下来向周子舒走去不敢看周子舒。

  周子舒大声道:“你刚才耍的是什么?是剑法还是在跳舞?动作没一个是对的!”眼看陈皓轩快要哭了。

  林倾雪立马走了过来道:“好了子舒,皓轩还小不急于一时。”

  周子舒看了眼林倾雪声音放小对陈皓轩问道:“皓轩,你今年几岁了?”

  陈皓轩抬头道:“十三岁了”

  周子舒又道:“十三岁应是记忆最好的时候为何耍成这样?”

  陈皓轩小声道:“对不起,师父。”

  周子舒叹了一口气道:“继续练去吧,未有进步今晚不准睡觉!”陈皓轩站在周子舒面前似要说什么。

  周子舒问道:“怎么了?”

  陈皓轩道:“师...师父,能不能你再给我示范一遍?”周子舒正想拿过陈皓轩手里的软剑再使一遍。

  林倾雪道:“子舒,我来吧,我已经学会了”

  陈浩轩瞪大了眼睛看着林倾雪道:“林姐姐,你...会了?”

  林倾雪笑着点点头拿起周子舒的软剑耍了和周子舒刚才一模一样的动作而且速度慢了许多。陈皓轩仔细看着林倾雪的动作和刚才周子舒的动作简直一模一样甚至有很多陈皓轩记不清的动作林倾雪都减慢速度示范了出来。

  周子舒看着林倾雪耍的甚至比自己耍的还要好心想:竟是个练武奇才,动作剑法丝毫不差。而且.......周子舒好似想到了什么,顿时心跳加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