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嘴硬心软

  林倾雪跑向周子舒面前道:“子舒,如何啊?”

  周子舒别过眼怒声道:“这是我教与皓轩的,竟让你偷学了去。”

  林倾雪笑道:“这怎么能是叫偷呢?方才子舒你明明默认了我可以跟着。”说着想到了什么又道:“子舒的意思是我与你耍的不相上下咯?”

  周子说本想说什么忽然陈皓轩走过来道:“林姐姐你好厉害啊!看一遍你就学会了”

  林倾雪看向陈皓轩道:“你师父这套剑法是用手腕,不急不躁,莫要犹豫不决你可明白?”

  林倾雪说完陈皓轩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林姐姐。”

  周子舒愣了一下看向林倾雪道:“到底是你徒弟我徒弟,还用你教?”

  林倾雪笑道:“当然是你徒弟你教了我只是略微说两句罢了莫不是子舒你生气了?”

  周子舒不语转身对陈皓轩厉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练!”陈皓轩接过软剑走向前面不远处开始练剑。

  耍了一次周子舒对陈皓轩道:“记得不错,但这动作轻了些,姿势比爬的还难看,接着练练到我满意为止!”

  陈皓轩低下头道:“是师父。”说完陈皓轩拿着软剑每一次都努力的练着周子舒教他的剑法。

  林倾雪走向周子舒道:“这皓轩年纪还小慢慢来便可子舒为何这么着急啊?”

  周子舒静默了一下道:“连你一个女子都学得像模像样的怎么不急?”

  林倾雪笑道:“子舒这是承认了?

  周子舒忽然眼含笑意道:“此乃本门武学你既学了何不现在跪下来唤我一声师父?”

  林倾雪闻言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况且我也不是帮了你吗?子舒你何必这么计较呢?”

  周子舒道:“谁要你帮?”

  林倾雪笑了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天眼眸深沉道:“子舒。”

  周子舒疑惑的看向林倾雪道:“怎么了?”

  林倾雪正色道:“你喜欢这人间吗?”

  周子舒一愣道:“你这是什么问题?生而为人有何人不喜欢这世间?”

  林倾雪身体微微颤抖道:“如若世间大多数都是恶人又该当如何?”

  周子舒道:“恶人自有人惩治。我不敢说这世间有多少好人多少恶人但即使是恶人也可能会有不得已的苦衷。”

  林倾雪厉声红着眼道:周子舒!你跟我说恶人还有不得已的苦衷,那好人就该去死吗?“说完两行泪从眼角划过。林倾雪转头擦下眼泪向后跑去。

  周子舒看见林倾雪跑走的背影心里莫名担心。走向前对陈皓轩道“皓轩,今日就练到这,休息一夜,明日我们便走。”

  陈皓轩停下来道:“师父,林姐姐她......

  话没说完周子舒道:“我去找她,你早些休息。”说完周子舒一个轻功向前飞去。陈皓轩懵懂地看着周子舒的背影其实刚才他在练功的时候就听到师父和林姐姐吵架了希望他们能和好吧。

  周子舒放眼望去就看见了林倾雪在不远处的河边站着飞身而下走向林倾雪道:“一个姑娘家大半夜不去睡觉,跑到这做甚?”林倾雪不语心却暧了暖。

  周子舒见她不语轻声道:“倾雪,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反应,也不知道你经历了些什么。你若愿意说我定会帮你,你若不愿那便罢了。”

  林倾雪闻言红着眼睛道:“我说了你会帮我吗?”

  周子舒道:“你说了我才能帮你。”

  林倾雪愣了愣心想:如若我告诉你我计划着毁了这人间,你还会这么说吗?

  周子舒道:“不早了,还留在这吹冷风作甚?走吧。”说完周子舒走了几步看见林倾雪还赖在这里不走便拉着林倾雪的袖子往回走。

  林倾雪吓了一跳而后嘴角微微勾起任凭周子舒拉着她的袖子。走了几步林倾雪伸出手握住了周子舒的手,周子舒一愣想挣脱开却发觉林倾雪的手冰的像冰块一样按耐着那颗跳动的心又握紧了些。两人手牵着手回到了生着火的地方而陈皓轩倚着树干睡着了。

  周子舒拉着林倾雪走向离火堆最近的树道:“天快亮了,小憩一会吧。”

  林倾雪点点头放开周子舒的手坐下倚在树干上道:“你也快去睡会吧。”周子舒点头转身脱下外衣弯腰把外衣盖在林倾雪身上。

  林倾雪急忙道:“我不冷了。”

  周子舒皱眉道:“给你盖上你便盖上。”

  林倾雪笑道:“子舒,这是在关心我吗?”

  周子舒闻言起身慌乱道:“谁关心你,我太热了不行吗。”说完快速的走向另一旁的树坐下闭上了眼睛。

  林倾雪看着周子舒的举动笑了笑心想:真是嘴硬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