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不承认

  过了一会林倾雪察觉附近魔族的人,望向周子舒察觉他睡着了才起身走向不远处设了一个隔声的结界后道:“出来吧。”

  瞬间一个充满魔气的黑衣男子出现跪下道:“参见魔尊。”

  林倾雪面无表情道:“起来吧,找本尊何事?

  黑衣男子道:“是,属下已查明秋月剑在人间地名叫长安的一家拍卖行当中。昨日有两个我魔族中人去夺秋月剑其中有一个不料碰到剑身灰飞烟灭。今日属下去这个长安拍卖行唤了一个低微的魔众取秋月剑确是如此。”

  林倾雪道:“哦?你可知为何如此?

  黑衣男子道:“今日属下见人族碰过秋月剑竟毫发无损,属下猜想兴许秋月剑抵制我魔族。

  林倾雪冷笑道:“既是如此不要也罢。传本尊命令快速散播秋月剑的威力和秋月剑所在之处。”我就不信这些人不心动。

  黑衣男子道:“属下遵命,魔尊是否要属下告知众魔秋月剑兴许抵制我魔族之事?

  林倾雪道:“不必了,这么久了只有你来告知本尊此事。可想而知魔族之中定有想独吞秋月剑的魔众。若是真有帮本尊夺秋月剑也是贪欲,随他们去吧。”

  黑衣男子行了一个礼道:“是,属下告辞。”说完黑衣男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林倾雪收回结界回到那耀眼的火光处走向原来休息的树干拿起周子舒的衣服坐下倚着树干对周子舒的周围施了一个暖和又舒服的法术结界后看向不远处的周子舒心想:我知道你是不同的。不过很快你就会知道那些人是多么的肮脏。随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太阳慢慢升起照亮了整个大地林倾雪睁开眼就看见对面的周子舒,阳光打在周子舒的脸上显得他皮肤特别好。林倾雪一个瞬移到周子舒前蹲下不由自主的伸手,许是周子舒感觉到了什么忽然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林倾雪向他伸过来的手道:“干什么?”林倾雪吓了一跳腿一软扑在了周子舒的怀里。顿时两人心跳加速了起来。

  林倾雪感受到周子舒的心跳声笑了笑抬起头道:“子舒,我心里明明有我。”

  周子舒慌乱推开林姑倾雪站起来退了一步道:“你...你胡说什么?”

  林倾雪站起来看向周子舒高兴笑道:“如若你心里没我为何我一靠近子舒你心跳声竟变得如此快速呢?”

  周子舒慌乱道:“你听错了。”

  林倾雪走近周子舒疑惑道:“子舒,你既然心里是有我的,为何你偏偏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呢?”周子舒看见林倾雪离他越来越近心跳又莫名的快速起来。

  林倾雪走近一步周子舒后退一步眼看着周子舒要撞上带刺的树干上林倾雪急声道:“小心!”迅速伸出手放在周子舒的后脑勺。周子舒的头就撞到了林倾雪的手心。林倾雪皱了皱眉。

  周子舒反应过来看到林倾雪的手背出了很多血急声道:“没事吧?”

  林倾雪把手放在身后道:“这点小伤没事。”

  周子舒上前抓过林倾雪受伤的那只手怒声道:“流了这么多血怎会没事?”说完在自己身上拿出之前还剩下的药。

  林倾雪急忙道:“子舒,你身上的伤好了吗?我这小伤真的没事的。”

  周子舒无奈笑道:“我从未见过你这般姑娘,手都受伤了竟还想起我来了。”说着欲把药粉全部倒在林倾雪的手背上周子舒又道:“你这药效果甚是不错我的伤已经全好了。”又撕了一块布在林倾雪手上包扎好。

  林倾雪看着周子舒的认真的样子看得出神心想:这人间怎会有长得如此好看的人而且......除了师父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好......

  周子舒感受到林倾雪盯着自己目光别开眼不去看林倾雪道:“好了。”说完周子舒往回走林倾雪回神跟在后面。刚好看到睡醒的陈皓轩。

  陈皓轩打招呼道:“师父,林姐姐。”忽然陈皓轩注意到了林倾雪被包着的手道:“林姐姐,你手怎么了?”

  林倾雪笑着看向周子舒道:“无事,只不过方才不小心被树刺到了你师父偏偏要小题大做。”

  陈皓轩疑惑道:“林姐姐武功这么高怎么会被树刺到了。”

  林倾雪笑意更深了道:“那还不是因为......”

  林倾雪话没说完周子舒打断道:“皓轩我们走。”说完拉着皓轩向前走去。

  林清雪急忙跟上周子舒他们道:“子舒,你们等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