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别

本人之本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21-10-23上架
  • 1万

    连载中(字)
本书由布咕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十月底,西山村罕见地下了一场早雪。细密的雪花抖撒在房上、树上、枯草上,不消片刻,便没了踪迹。而路面却变得湿滑,不易行走。安记酒店此刻正忙得不可开交,因这天气又添了不少麻烦。

  “掌柜的,您看这毡子还铺吗?都被这雪给糟蹋了。”酒店伙计皱巴着脸,指着红毯上的一块块脏污。

  这块红绒毡是掌柜高价从外来商人手中购得,难得的是一整块的,而且质地柔软,颜色鲜亮,整个村子也就掌柜的手里有。原本想,姑娘成亲拿来撑场面。如今这雪一下,全完了。毡子被雨雪打湿,又被来往客人行走踢踏,哪儿还能撑场面啊!再这么下去,这毡子怕是没法要了。

  安掌柜光是接待来往宾客,已经忙得脚不沾地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你看着收拾,别让毡子把宾客给绊倒了。”说完,摆摆手扭身就又回到了大堂。

  “得,根本就没听进去。”伙计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得自己忙活。

  安掌柜这边刚迈进大堂,便被人拦住了。

  来人不到二十年岁,尖脸宽额,身形颀长。乌发精细地梳在脑后,用玉冠高高束起。雪白的直襟长袍没有任何装饰,却看起来贵不可言。但由于年岁不大,看起来还有一丝青涩。

  只一眼,温掌柜便认出了他是谁。这人周身的气派和村子里的环境格格不入,倒是好辨认,和他那女婿一般。

  安掌柜心下好笑,面上却是不显。一团和气地上前问候道,“这不是方公子吗,可是来喝喜酒?”

  方云桐神色一怔,有些生硬地说,“在下想见剑……付辰。”

  “原来您认识小辰啊!我刚还心想着,你俩长得挺像,原来是朋友。”话语间,安掌柜神色亲近不少,冲着不远处招手,“小辰,过来一下。”

  不多时,新郎官就走了过来,走近后恭敬地欠身,“岳父。”

  “叫什么岳父,叫父亲就行,”安掌柜厚实的手盖在他的手背上,轻拍了两下,“方公子要见你,你们聊。”说完就走开招呼起其他宾客。

  付辰看着身侧的青年,发现并不认识,于是疑惑道,“您是?”

  方云桐一脸复杂地看着新郎装扮的付辰。只见他身着深色直身长衫,外罩黑中透红的绀色马褂,乌黑的头发上戴暖帽并插赤金色花饰。一样的疏眉朗目、清冷模样。但那双深沉的双眼却盛满了笑意。笑起来时,仿佛破冰一般,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这,还是记忆里的那个人吗?方云桐一时看愣了。

  “方公子?”

  “啊?”方云桐回过神来,不免有些困窘。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立马坐直了身子,一脸郑重地说道,“剑……付辰,在下方云桐。接下来所说之事,听起来可能天方夜谭,但请耐心听完。时间紧迫,我……”

  听罢,付辰陡然起身,“不可能!”黝黑的深眸带着刺骨的寒意射向对方,身上那丝柔和敛去得干干净净。

  方云桐被吓得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就要劝说。两人一来一回,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安掌柜察觉到不对劲,安抚了宴席上的人,迅速抽身赶了过去。

  “怎么回事,小辰?”

  感知到周围好奇的视线,两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行为不妥,轻声说道:“无事。”

  安掌柜眼神在二人之间扫了几眼,以为是少年心性,一时吵闹而已。于是凑到方云桐跟前,端起酒壶,“来来来,方公子,尝尝我们自家制的桃花酿,味道一点儿也不输外边的。不信您尝尝。”说着,左手背到身后,冲着付辰摆手让他离开。

  付辰此刻也没什么心思在这边呆了,方云桐的话让他的心里极度不安。这种不安越是压抑,心里越是焦躁。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见安宁。”

  付辰绕过那些宾客走向后院,不时还能听到那些人的醉言醉语,“哈哈哈……新郎官等不及了,要见新娘子了……”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闹洞房了,哈哈哈……”

  付辰浑不在意,步履匆忙地穿过后厢房进到了后院。而这里仿佛又是另外一片天地。

  细密的雪花如今已若搓棉扯絮一般,下得又紧又密。干枯的枝桠上,顶着一小坨坨白雪,那些棱角处仿佛都磨平了一般,变得光洁圆润。院落的空地上也已积上了几寸厚的雪,踩上去不时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走过去便留下了一串脚印。

  “安姐姐,这盖头什么时候揭,我想看看。阿娘说,新娘的脸都是红屁股,不能给人看,真的吗?”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问,“可是,你已经够丑了,还抹成红屁股,夫子还会要你吗?”

  “梁子安你这个小混蛋,你皮又紧了是吗?”

  “哇,你这么丑,还这么暴躁,夫子怎么会看上你。我要去劝劝夫子,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你给我过来!”

  “就不就不,略略略……”

  付辰听着屋内的嬉笑打闹,笑而不语,心里渐渐地也像落雪一样静谧。

  咚咚咚,门外有人轻叩房门。

  安宁忙着收拾小混蛋,有些不爽地问道,“谁呀?”

  “安宁,是我,我进来了。”

  熟悉的清朗嗓音响起,安宁心底不禁一慌,忙开口制止,“等一下。”在掐了一把小混蛋的肉脸后,迅速坐回床榻。摆弄好嫁衣,坐得格外端庄。然后柔声问道,“你叫我什么?答好了才能进来。”

  付辰抿嘴一笑,轻声柔情道,“娘子。”

  安宁还没来得及应,房门便从屋内打开了。

  付辰低头,发现原来是小豆丁梁子安。只见他一脸震惊地问道,“夫子,是你吗?你莫不是被妖怪附身了?”

  付辰好笑地掐了一下他软乎乎的嫩脸,“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谁知小豆丁一脸愤恨地扭头,冲着安宁吼道,“安宁,你就是画本里的女妖怪,把夫子都教坏了。”说完,撒腿就跑,瞬间没了踪影。

  “梁子安!”安宁瞬间破功,声如洪钟的吼声从屋内传来。

  看她气呼呼地样子,付辰好笑地坐在她身侧,劝解道,“好了,别气了。改日我罚他抄书?”

  “真的?”

  “嗯,真的,”付辰脸上漾着说不出的宠溺,隔着红盖头轻抚着安宁的头。

  安宁的怒火瞬间消散,一股热意从付辰轻抚过的脑后迅速蔓延全身。今日是她和夫子成亲的日子,以后她每天都可以看到他,他以后就是她的夫君了,是她的夫君了。这样想着,安宁觉得整个人仿佛被浸泡在蜜罐里,每一口,都甜得不得了。怎么办,好喜欢夫子呀!

  “夫子,你要揭盖头吗?”

  付辰目光闪动了一下,凝视着她,心脏砰砰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