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哎呀妹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可以去C区,还可以看小哥哥嘛”,我打趣她。

  “我天,我求求了,我不想要去开什么会,你去吧,我宁愿考试呢。”她捂着脑袋,作出崩溃的样子。

  “要我说啊,妹妹你现在没啥事,就应该找个男朋友才对”我继续说。

  靓靓一听,点点头,对着妹妹缓缓点头,“妹妹,姐姐说得对,我也觉得你有时间是该找了”

  “找什么,可别又来一个小绿,我可对他有阴影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见妹妹这样说,我跟靓靓一齐笑了起来。还没等我们笑的畅快,妹妹又继续说“他前几天又找我了,我给你们说没有”,听她这样说,我回忆了一下。

  “说了说了,然后呢,这次咋样”我连忙接话。

  靓靓则云里雾里,“什么什么,我不知道啊,你快说说,上次是为啥,你没给我说。”

  “哎呀,她说了,就是上次”我正想把上次的情况给她复述一遍,妹妹就立马给她说了几句,靓靓连忙说她想起了。

  “那这次呢?”她问,我也睁着大眼睛询问妹妹。

  妹妹看着我俩“哎,就又是那些东西,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咋回,后来我就把他删了”

  “啥!”我跟靓靓两个人都表示吃惊,转念一想。

  “嗯,其实也行,反正你俩之后也没啥交集了,之后你俩也不可能成为朋友。没事的妹妹,你觉得不舒服就不要接触了,自己开心就好。”我真诚的说。

  她似有似无的点点头,“反正删了,不管了,真的不想自己搞这些事情这么忙的时候,他还来烦我,我真的不想理他。”

  靓靓接着说“妹妹你做的对,该过去的就该让他过去。”

  接着,各自话闭,该做啥做啥,想起上次妹妹告诉我小绿在微信上找她,我还想说什么,还是算了,没必要了。

  上次提及小绿,当时妹妹在电脑前认真工作,我回到寝室,简单打了招呼,妹妹没说什么。等到靓靓回到寝室,妹妹马上开口了。

  “今天小绿找我了”妹妹首先开启了话题。

  “什么,然后呢然后呢?”我已经激动的不行了,这是距上次不欢而散过后,小绿又主动出击的一次。

  说起小绿,简单来说,他是楠哥的球友,靓靓想把他介绍给妹妹,两个人在球场上有一面之缘。有一次靓靓去球场上看楠哥打球,把妹妹带去了,恰好小绿和楠哥在一块儿。靓靓灵机一动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主动向妹妹介绍起了小绿。一来二去,两个人已经约会了好几次,还有靓靓和楠哥两个人在中间撮合,我们甚至都觉得事情该成了,可到最后,妹妹硬是一鼓作气,坚决分开。

  “经过我们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还是做朋友比较好,两个人不合适”我念出口,望着妹妹手机屏幕上打出的字。

  “就这?”我疑惑的望着妹妹,“这样恐怕是不行哦”。她想和小绿说清楚,虽然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要怎么去说清楚。

  我接着说“我觉得你应该把东西说明白,哈哈,你还是写个小作文吧,小绿挺喜欢你的,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

  妹妹一听,瞬间瘫在椅子上,“啊,我真的最不会的就是搞这些事情,我要怎么说嘛”。

  “诶,别慌别慌,这个我最会了,我来教你”靓靓开始教妹妹怎么去跟小绿“说清楚”。靓靓教妹妹把自己对他感觉不好的地方说清楚,然后说一点感谢他的话,真诚一点就可以了。经历了半个小时,妹妹终于写好了这个小作文,在我们的注视下,点击发送键,妹妹真的紧张死了。

  “啊,终于搞完了。”

  “行,那就看他怎么回吧。”靓靓说道。

  没过几分钟,小绿就发过来消息,小绿以为妹妹是因为昨天晚上聊天不高兴,所以才这么冲动,是因为生气。然后开始道歉,他不知道,屏幕这头的我们,有三双眼睛盯着妹妹的手机屏幕。

  “他好像不大明白,你为啥这样”靓靓看着手机对妹妹说。

  “哎,一往情深的小绿,他陷进去了”我感叹道。

  “哎~快快快,帮我想想办法,这怎么回嘛。”靓靓又开始出手啦。

  就这忙乎了一下午,我们仨都疲惫了。我就先提出我去图书馆了,靓靓说等下要去找楠哥,妹妹苦情的对着我俩“你俩去吧,我求求他放过我,真是够了。”

  这就是妹妹跟小绿提起分手的那天,不对,准确来说也不是分手,是“说清楚”的那天。等到晚上,我回到寝室,连忙放下书包,第一句话就是问妹妹。

  “咋样咋样啦,小绿找你了吗?”

  妹妹在使劲流汗,寝室做运动,连回答我的话都是喘着气,连说没有没有。我有一种失望的情绪,吃瓜的心按捺不住,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明了似的点了点头。过了大概半小时,妹妹已经从运动进入到拉伸了,她手机一响,果然不出我所料,小绿的消息。

  “小绿找我了”妹妹说完我就猛的蹦起。在心里感叹道,好样的小绿!

  “他说啥”

  “他问我能不能下楼,他现在正往我们寝室楼下走,简直无语”

  “你们都约会过几次了,既然要说清楚,还是去见一面比较好”

  “我真的不想去见他,这男的怎么就不能干脆一点,说放手就放手呢,再说了我刚流完汗,还要洗澡,见他还要化妆,真的很烦。最烦这种搞突然袭击。”

  听着妹妹的话,我倒觉得小绿是真喜欢她,对于妹妹这样突然的改变,他还肯不断的挽回。我想鼓励她去见面说清楚,可妹妹死活不去。

  “我给他说我现在不方便下去,让他早点回去”

  “也行,你也难得收拾一番,大晚上了”,他们再说了什么我也不得而知,只是心里觉得小绿有些可怜。

  等到靓靓回来,首先盯着妹妹“楠哥说小绿今天好像和她师姐聊了聊,他还喝了点酒”

  “所以才鼓起勇气来找你?”我疑虑。“也不知道他走没有”

  “要不我问问楠哥”靓靓说。

  妹妹终于开口了“也行。”

  靓靓打了微信电话,才一秒,楠哥就接了。他们说了几句,就问我们“要不我外放,妹妹你把现在的情况说一说”

  “恩,也可以”

  接着靓靓手机里传来了楠哥粗犷的声音“你先给我说说你俩是咋回事”。

  妹妹说了几句,我和靓靓待在旁边不敢出声。

  “那要不我做个中间人,去问问那边怎么想的,他现在也在问我你这边是咋样的,他来找我了。”

  靓靓说,“你先问问他那边怎么想的”

  楠哥接收到指令。“好,等会儿我再打过来”

  挂了电话,妹妹又是叹气,就觉得这事很搞心态,本以为完结了,又生出来一些幺蛾子。可是感情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望着床边小绿送的那一束红玫瑰,快要凋谢了,那是前不久情人节她俩出去约会,小绿送的。我不仅感叹,爱情的保质期可真短,连这种暧昧期也一样,都等不到鲜艳的玫瑰完全凋谢,这么短的时间怎么能够完全了解一个人呢?哎,我转念一想,也对,连这么短的时间内,都感觉到不舒服不合适,那么也就更加没有长久相处下去的必要了。

  不一会儿,楠哥来电话了,“他说他就想当面问问你,给你解释一下你说的那些问题”

  听到这儿,我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小绿还挺执着的。

  “这就看妹妹你还想不想跟他见面了,如果想,你就马上发消息跟他说约个时间见面,如果不想的话,你说不出口,也可以叫楠哥帮你表达这意思”

  “这也行”我附议道。“毕竟他们男孩子之间还好说一点。”

  妹妹思考了一阵“那你叫楠哥帮我说吧,我实在是不想去见他了,见面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就没那意思了。”

  “行”,电话那头传来楠哥的声音,挂了。

  过了一会儿,靓靓转述楠哥说的状况是,他给小绿说没戏了。小绿听了之后眼神黯淡的走了。之后就没有后续了。

  再次听到他的消息,就是一个月过后,小绿以朋友的身份想要和妹妹聊聊天。在之后,小绿想要再次聊天,妹妹没有回复,她左思右想,感觉不舒服,就删了。算算日子,距离他们认识,相处,到真正结束,经历了大半个学期,我仍旧是感慨,成年人的感情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

  此后,我们的聊天日常当中,小绿都成为了一个不大舒服的东西存在。比如“我今天在图书馆碰到一个人,好像小绿,吓人”,“我今天也遇到一个人,好像小绿,吓得我走快一点”。至于在妹妹心里,小绿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我跟靓靓也是闹不明白。

  一次我和靓靓一起走去图书馆,路上,偶然提起这件事。

  “诶,你说,小绿也还挺好,为什么和妹妹就没成呢,我觉得当时处的还挺好的呀,都那样了。”我首先说了我的疑问。

  “是啊,发生的前两天,妹妹还一脸高兴的说去和他约会了,说和他的感觉是越来越好,谁能想到这出啊”靓靓也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