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个女人以前得罪过她

  翻阅叶星灵的记忆,夏绫得知叶星灵今年16岁,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她有一个父亲,一个继母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叶星飞。

  一年前,叶星飞拉着叶星玲参加了天艺娱乐的练习生试镜。幸运的是,他们俩都顺利通过了试镜,并被选为练习生。Skyart Entertainment 与她们签约,并计划让姐妹俩作为二人组出道。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他们签订合同的那天,悲剧发生了。叶星飞遭遇车祸,货车失控,陷入植物人状态。

  天亚娱乐眼看出道计划落空,想和叶星凌解除合约。

  毕竟,在他们眼中,叶星灵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才。真正有潜力的,是叶星飞,现在已经是植物人了。终止谈判的责任人是天艺娱乐见习中心总经理谭颖。他被认为是娱乐界的大牌,之前曾发现并培养了几位一流的艺人。众所周知,他的眼光很敏锐,批评也很精明。如果他说一个人没有未来,那么这个人肯定不会在这个行业取得成功。

  但叶星凌当时并不愿意解除合同。

  她与姐姐关系密切,急需现金支付姐姐高昂的治疗费。于是,她跪在谭颖面前乞讨,向公司求贷,并发誓要加倍努力,争取最好的成绩,还给公司。

  夏绫不得不承认,叶星绫是个很有毅力的人。她说服了业内以铁石心肠着称的谭颖,给她一个机会。公司提前给了她一大笔钱,她需要在出道时连同利息一起偿还。但是,如果她还没出道就被淘汰,那她就得在一年之内还清债务,否则……

  夏绫眯了眯眼,对叶星绫有些同情。

  前世,她听过一些关于天艺娱乐的传闻。据说,这家公司归李氏家族所有——一个与黑社会有关的家族。除了培养艺人外,这家娱乐公司还涉嫌干预一些黑社会业务。如果有人冒犯了一家背景如此阴暗的公司……

  美好的。或许,她不应该同情叶星凌。叶星凌已经不在了,也就不用再为这些事情操心了。她所有的问题现在都是夏绫的问题。

  如果是她,夏绫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娱乐圈了。前世的她已经站在了名气的顶峰,得到和享受着粉丝最热情的支持,也经历了最阴险的阴谋。她再也想不出娱乐圈有什么能吸引她的东西了。而且,业界让她想起了关于“那个男人”的一切……

  痛苦在她心头翻腾,她努力压抑着对“那个男人”的记忆。

  如果可以的话,夏绫希望叶星菱在练习生阶段就被正式淘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不过,以叶星凌欠下的巨额债务来看,这也不过是一厢情愿。夏绫不知道如何还债,因为她除了唱歌什么都不会。

  所以,她非但不能走,还得留下,顺利出道。

  夏绫深深的叹了口气,勉强笑了笑。

  上天一定是在和她开玩笑。叶星凌欠公司的钱,说是巨额贷款,其实只有几百万。上一世,夏绫买的东西,轻而易举就在这个数量左右。然而,这一次,她被难住了。她只好继续工作,在这个离奇的娱乐圈受苦。

  在一个仅仅处于淘汰边缘的低水平实习生的角色中。

  夏绫渐渐习惯了自己的新身份。

  在 Skyart Entertainment 度过的日子平淡无奇。每天都是标准的例行公事——她会在同一时间醒来,练习唱歌和跳舞,然后在睡觉前洗漱。也许对一些人来说,一天 12 小时的密集练习就是在烧烤。然而,在经历了前世所有的背刺和绝望之后,简简单单的生活对夏绫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日复一日的修炼和熟悉她的新身体,夏绫欣喜地发现,这具身体竟然出乎意料的灵活。这是天生的天赋,但身体的前任主人却无法发挥它的全部潜力。否则,出道后的她也不逊色于业内任何人,更不用说在练习生期间取得成功。

  就连她的声乐能力也是一流的。看似普通的歌声之下,却隐藏着一种独一无二的独特性。

  夏玲为她的发现而欣喜若狂。她可能对娱乐圈感到失望,但她对歌舞的热情却根深蒂固。能重生在这样的身体里,一定是上天怜惜了。

  当她熟悉自己的新身体时,各个部门的教练都震惊地发现,绝望的学生叶星玲一个星期后进步很大。她能够执行整个例行程序而没有任何错误。

  几位教练表扬她。

  这些赞誉引来了同班学员的嫉妒。在他们的印象中,叶星凌是个没用的见习生,在考试中排名倒数第一,彰显别人的才华和风采。现在,这个废材练习生的进步,无疑是令人失望的。

  夏绫小心翼翼地规划着自己“进步”的速度。“改进”的速度很快,但并不过分。毕竟,一个濒临淘汰的练习生,竟然能升到神仙一般的水平,这绝对是不可思议的。

  就连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洛洛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洛洛跑过去,跳到夏绫面前,深情的抓住了她的手肘。她抬头一脸无辜的看着夏绫,问道:“星灵……星灵!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夏绫控制住按摩太阳穴的冲动。

  这几天洛洛一直缠着她。这个天真无邪、精力充沛的女孩比嚼口香糖还要坚持。无论夏绫怎么努力,似乎都无法为她摆脱。好吧,他们不是毫无意义的“最好的朋友”……

  一切都始于三个月前。

  当年,洛洛经过试镜,来到了训练营。由于对一切还很陌生,有一次她走错了教室,错过了教练的重要指点。训练营里,每个人都是竞争者,所以除了叶星凌,没有人愿意帮助洛洛。她的结果可能会很糟糕,但她还是尽力将她能记住的所有信息都传达给洛洛。

  从此,洛洛就把叶星灵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

  不过,现在的夏灵,根本不需要什么“朋友”。

  向另一个人敞开心扉并与另一个人过于接近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无论是血缘关系、友谊还是……爱情。

  帅气又冰冷,“那个男人”神一般的记忆再次浮现。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场景都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突然,她觉得自己的心在痛苦中翻腾。“裴子衡……”她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洛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快点~晚点到食堂,可就没有好吃的了!兴陵,快点~今天的菜是你最爱的鳕鱼和生菜!” 她笑着冲她冲过去。

  夏绫回过神来,跟着洛洛朝食堂的方向走去。

  到了午餐时间。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夏翎和洛洛边走边聊——嗯,主要是洛洛在说话,夏翎默默听她说话。

  “你可知道?” 洛洛步履蹒跚,短发飘逸,俏皮如兔。“这次的月末考试可不是你们平时的考试!听说沉曼瑶要来为她的新MV选舞了!”

  “哦。” 夏绫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对谈话毫无兴趣。

  洛洛突然按下。“星凌!你听到了吗?是沉曼瑶!沉曼瑶!她是真正的明星,不像我们这些没出道的练习生!如果我们能被选中参加她的MV舞团,那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是真正的MV拍摄,而不仅仅是练习!”

  “所以?”

  洛洛盯着她,就像在盯着怪物一样。“星凌,你的反应怎么这么冷淡?一点都不激动吗?”

  有什么好激动的?她甚至花了一些时间才弄清楚这个“沉曼瑶”是谁。前世,她的人脉并不广。有帝王娱乐大老板裴子衡的宠溺,再加上国际知名的一流经纪人楚辰的保护,夏令可谓狂妄霸道,无人理睬。那个时候,她连花一分力气去记住一个异类的小明星都顾不上。

  她竟然还记得沉曼瑶,只是因为沉曼瑶曾经得罪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