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起过我

  晚上八点。

  陈可人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四周一片黑暗,没有开灯。

  她艰难的把自己的眼睛彻底睁开,适应黑暗,凭借着外面的月光,她发现这里不是自己家。

  房间的家具都是黑白色系的,摆放井井有条,单调又不失风格。

  她想起自己在车站遇见了王夏木,并让他带她回家的,显然并没有。

  “所以,这是他家?!”陈可人一阵激灵。

  怀着紧张的心情爬下床,走出房间。

  开了门,慢慢的沿着走廊走去。

  她没有穿鞋,走路的时候没有任何声音。

  走了几步,就看见了王夏木站在厨房,他正在炒菜,背对着陈可人,并没有发现此时陈可人在他身后,静静的看着此时认真的他。

  182高的王夏木站在厨房,身材挺拔,宽宽的肩膀因炒菜而时上时下。

  鹅黄色的灯光落在王夏木身上,一切都那么的美好,显得他那么的温柔。

  陈可人就呆呆的看着,出了神,仿佛这一切都想一个梦般,轻易破碎……

  王夏木也转过了头,注意到了此刻现在面前的陈可人。

  “你醒了?你还有感觉不舒服的吗?”王夏木一边把锅里的菜装进盘子里,一边问陈可人。

  “没有不舒服的了,就觉得身上黏黏的。”

  “可能是出了太多的汗吧!我给你准备了衣服,在沙发上,你去洗个澡,来吃饭吧!一天没吃东西了。生病就得多吃饭!”说完,抬眼看了一眼陈可人。

  陈可人连忙躲开他的眼神,走去。

  沙发拿了衣服就去洗澡了。

  这时,王夏木才注意到了陈可人没有穿鞋。

  他去门口拿了一双拖鞋,走向陈可人,蹲下去,为她穿上鞋。

  这一举动,让陈可人有点惊讶。

  穿完鞋子,匆匆跑进浴室了。

  看着陈可人慌张的样子,王夏木笑出了声。

  洗完了澡,饭也做好了。

  陈可人走出浴室,走向坐在沙发上的王夏木,“这个衣服放在哪里啊?”

  王夏木看了一眼阳台外的脏衣篓,“你放在哪里就行了。”

  放完衣服,两个人也终于上了饭桌。

  饭桌上,整个房子里,安静的只能听到碗筷的碰撞声。

  以前他们无话不说,现在的他们怎么无话可说!

  吃饭的时候,陈可人感到很紧张,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王夏木却很平静,慢条斯理的吃着晚饭。

  其实王夏木也很紧张,只是装作很冷静,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靠近陈可人会让自己心跳的有多快。

  终于,这顿饭吃完了,王夏木开始收拾碗筷,陈可人也起身准备帮忙,“你放着吧,病人要好好休息。”

  “其实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我好的差不多啦!”

  陈可人伸手去收拾盘子,却被王夏木抓住了手,“听话。”

  再一次,与王夏木肢体接触,心跳加速。

  “今晚,你就在这里睡吧!你是病人,万一又发烧了。”犹豫了一会,“我是医生,你就得听我的!”

  说完,立刻松开了陈可人的手,拿着盘子去了厨房进行清洗。

  陈可人还待在原地,原来,是她想多了,她只是一个病人,他只是想尽一个医生因尽的责任。

  十点。

  没有任何困意,两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综艺。

  电视机里的人捧怀大笑,但电视机前人却没有任何表情。

  “没想到你还会做饭啊!”陈可人打破了尴尬。

  “嗯。”

  嗯?陈可人被王夏木的冷淡冷到了。

  突然间陈可人想起了之前她看的一个新闻。

  “你知道吗,我之前看到一个新闻,一对夫妇,妻子是医生,丈夫出轨,然后妻子每天都煮不一样的饭菜给丈夫吃。

  那些菜本来是可以吃的,但是混在一起炒,就会毒死人。

  你是医生,我想知道这是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吗?“陈可人一脸好奇的看着王夏木。

  “嗯。”

  又是嗯。陈可人确实是有点气不过了,但又想了一下,王夏木对自己这么不耐烦的样子,而且刚刚也做了饭给她吃,还想让她在这里住一晚,难道。

  “你该不会在刚才的饭菜里下毒了吧?!”陈可人转过头,害怕,惊慌的看着王夏木。

  陈可人想去厕所把刚才吃的东西吐出来,站起来,冲入厕所。

  但是刚想跑就被王夏木拉了回去。

  因为太过于用力,两人都倒在了沙发上。

  王夏木压着陈客人,这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你要干嘛?”王夏木注意到陈可人连贯的匆忙的动作,以为她要离开他家,就拉住了她。

  “想去厕所把刚才吃的吐出来!”陈可人一脸茫然,一动不敢动。

  “你说你傻不傻?”王夏木无奈的看着陈可人。

  原来是自己脑洞太大了。陈可人想。

  很快,他们意识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就这样,他们静静的看着彼此的眼睛。

  “陈可人,你不说点什么吗?”

  “啊?我要说点什么?”182的大高个把自己压在身下,喘不过气,只想说让他起来。

  “七年前,不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陈可人不懂,七年前,她想解释,可是他却没有给他机会,说了句以后不要再见了,现在却要让她解释?

  “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会信吗?”陈可人看着王夏木的眼睛,“如果你不相信,我说再多有什么用?”

  “……”王夏木想起了七年前自己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甚至一口咬定不会相信陈可人,瞬间觉得自己当时是多么的冲动,多么混蛋。

  “夏木,当年,我没有把你送的项链送给别人,也没有想过把你推的越来越远。”陈可人轻轻的说出当年的事实。

  “我知道,我相信你!”陈可人刚说完,王夏木就冒出这这样一句话。

  是的,他知道。

  当年高考成绩出来后,回学校填报志愿,也是那个时候,无意间听到了白容和忆昔的对话。

  原来,项链是真的弄丢了,还是他们搞的鬼。

  原来,那天一起去逛街的信息不是她发的。

  原来,那天她是穿了他送的那条裙子。

  原来她那天在电影院门口等了他很久。

  王夏木去学校找她,但是她不在。

  王夏木就去她家里找她,没想到她搬家了。

  王夏木去找宋遥和李如星。

  宋遥和李如星知道王夏木把陈可人弄的那么不开心,也不愿意告诉王夏木陈可人去了哪里。

  也是那时他才发现,原来陈可人的朋友那么少,作为她其中的一个朋友,被不信任,对她来说,那是多大的伤害啊!

  失去了任何联系陈可人的方式,他才发觉,王夏木真的要失去了陈可人。

  一个以为会相信,一个以为会解释。就这样,错过了……

  “那昨天那条裙子呢?”

  “宋遥突然来访,没有衣服穿,就穿了那件。”

  “为什么是那件?”

  “你问宋遥!可能因为那件好看吧!”

  说完,陈可人瞥了一眼王夏木,明显发现他脸部变得柔和。

  “嗯。”

  王夏木的眼睛,一直盯着陈可人,陈可人慌张乱看,最终对视。

  王夏木的眼睛里像有说不完的话,深如海洋,亮如星海。

  这双看谁都深情的眼睛让陈可人乱了阵脚。

  “那个,你这样子,让我喘不过气了,你能不能起来!”的确,被如此庞大的身躯压着,他们还离得那么近,真的喘不过气了。

  “这些年,你有想起过我吗?”王夏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想过他吗?在那些没有他的时光里,她是多么想念。

  每个夜里,翻来覆去,想着一个可能再也不会相见的少年。

  十几岁喜欢上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忘掉?

  陈可人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问了一个她最想问的问题,“那你现在还和忆昔在一起吗?”

  王夏木轻蹙了一下眉头,“我和她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听到这个回答,陈可人心里开了花,抑制心里的兴奋,也推开了王夏木,“这么晚了,我困了。”

  “好,你去房间睡吧,我睡沙发。”

  陈可人听到后,匆匆回了房间,锁上门,躺在床上。

  直到陈可人的身影消失在王夏木的视线,王夏木才顺势躺下沙发。

  这天夜里,两个人都睡不着。

  在回W市的车上,宋遥遇见了穆君越。

  穆君越和宋遥并不是很熟,只是高中时她来教室找陈可人的时候见过几次但宋遥对他却很熟,因为这是李如星喜欢的人。

  到了W市,走出车站,真的下起了大雨。对宋遥来说,那把伞已经不起作用了。

  “你是陈可人朋友吧!雨这么大,我送你回去吧!我助理已经把车开过来了。”穆君越看着这么大的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了。

  “好,那谢谢你啊!”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搭一下他的顺风车。

  车里的人,看不清楚车外。

  雨滴哒哒哒的拍打着车窗,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穆君越把宋遥送去了她的公司楼下。

  “谢谢你啊!雨太大了,你们回去慢点开车,注意安全!”

  穆君越点点头,就让助理开车走了。

  刚进公司大楼,就被人拉进了楼梯隔间。

  是程川。

  “程川,你干嘛?这是公司,你是公众人物,被人看到了不好!”

  “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好啦,你赶紧离开这里!”

  “遥遥,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不喜欢小孩子,没关系,我们可以不要!

  我也知道我妈对你有点意见,但也没关系,反正最后你是和我过日子的。

  即使全世界都反对我和你在一起,我也在义无反顾的牵着你的手!“

  说实话,宋遥心动了。她清楚程川是个怎样的人,言出必行,这也因为这一点,宋遥觉得他格外有魅力。

  “那你真的会一直爱我吗?会一直在一起吗?”

  “当然会!所以你答应我吗?”

  “嗯,试试!”

  “真的吗?!”程川像是中奖了一样,跳了起来。

  宋遥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也笑了。

  “其实这一次来,我要和你说件事。

  我要去横店拍戏,是一部大IP,可能没有半年以上是回不来了。你要等我回来!“

  “这么突然吗?”宋遥不想他们刚确定关系就分开这么久。

  好巧不巧,宋遥的手机响了,是主编。

  听完电话后,宋遥也要上去找主编了。

  在离别前,程川笨拙的亲了一下宋遥,靠近她的耳朵,“等我回来!”

  “外面下雨,回去路上小心点。”

  “嗯。”

  直到程川上车,消失在宋遥的视线,她才坐电梯上楼了。

  今天来公司是主编叫她来的,准备谈一下下一部作品的合约。

  “主编,我来了。”宋遥敲了敲门。

  “嗯,进来吧。”

  看着宋遥坐下了,主编开了口,“小遥啊,我觉得你上次和我说的那部漫画,还是可以试一试。

  虽然这种类型的漫画很火,但我还是相信你的能力。或许,我们也可以试着签约。“

  宋遥感到很震惊,这部作品是她三年前就有想法的,但是和主编聊过很多次,都被否决,这一次怎么就这么爽快的同意了?

  到不管怎样,签了就是好事啊!

  “真的吗?”

  “真的!没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签!”说完,主编就拿出了合同,递到宋遥前面。

  宋遥看了合同,没有问题,就签下了。

  回到家里,已经是是晚上十点多了。

  洗完澡后,躺在床上,告诉程川和陈可人这一个好消息,迷迷糊糊就去和周公约会了。

  程川在酒店里整理明天去横店的衣物,看到了宋遥发的信息。

  其实,今天他不只是去找宋遥的。

  他还去找了主编,希望她可以给宋遥一个机会,但有一个要求,就是要去横店拍这部戏,女主是白容。

  他不想去,到没有办法,为了宋遥。

  “希望你以后成为一个大漫画家。”一个一个字的敲打出来,发给了宋遥,又去收拾东西去了。

  第二天,星期一,今天陈可人有课,她调了六点半的闹钟,闹钟一响就起床了。

  走出房间,就看到了王夏木做好了早餐,坐在饭桌前。

  “你怎么也这么早起床了?还做好了早餐!”陈可人有点疑惑,想了想医生应该也很早起床吧!

  “今天是星期一,想到你可能有课,就早点起来。

  厕所里有我给你准备的牙刷,你刷牙洗脸来吃早餐,我送你去学校!“

  陈可人有点懵。

  因为自己,所以早起床?

  陈可人没有问出这个问题。

  进了厕所,她发现王夏木给她准备的牙刷杯子以及毛巾,和他的都是情侣款。这让陈可人不得不多想,王夏木是不是还喜欢她呢?

  吃完早饭,王夏木就载陈可人去学校。

  车里没有人讲话,陈可人第一个开了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W市啊?”

  “你这么想我回去吗?”王夏木的脸已经黑了一半。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过两天就回去。”

  “哦。”陈可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被王夏木打断后,一直懊恼。

  “那你在这里怎么会有房子啊?”陈可人可谓是越挫越勇,这种问题都能问的出来!

  可怕的是王夏木还回答了她!

  “医院分配的。因为经常来这边考察,所以医院给我分配了一个房子!”

  “你们医生的待遇这么好的吗?”想到了自己瞬间觉得同是为人民服务,咋差别那么大。

  “嗯。”前面是个红灯,车停住了,王夏木微转回过头,对坐在副驾驶的陈可人说:“如果可以,你可以搬来我这里,房租免费!”

  “啊?”

  “朋友难道不可以住在一起吗?”王夏木挑了挑眉,挑逗着陈可人。

  原来只是朋友!

  路灯了,车慢慢开动。

  车窗微开着,吹进柔柔的风,是夏天的味道。

  很快,到了学校。

  陈可人下车,王夏木看着快锁了的车门,着急的叫住了陈可人:“今天晚上,六点,你有空吗?”

  想了一会,“有空!”

  “那,六点,我去你家接你。我有事想和你说!”

  “嗯。”

  看着陈可人走进学校,王夏木不禁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天,就像刚才一样,脸红的和喜欢的人一起约定见面。

  只可惜那一次没有成功,这一次,我一定要就在你身边!

  办公室里,陈可人坐在办公桌上,准备上课的课件。

  太阳升起,微微的光芒透过玻璃窗,抚摸着陈可人的头发。

  额头前的碎发随着风微微起舞。很快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此刻的静谧。

  “可可,你能不能回家一趟?家里出事了……呜呜呜……”

  听着电话那头母亲的哭声,陈可人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妈,怎么了?”

  “妈,你让我说。”在陈可人母亲旁的少年接过了电话,“姐,爸他又去赌博了,还和别人打架,别人都找上门来了。姐,怎么办?”

  “我现在就回去!”

  挂掉电话,陈可人匆匆对办公室里的校长请了个假,也和一个老师打好招呼,让她代自己上几天课,就跑去车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