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菩提

孙大娘威武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21-03-05上架
  • 5十万

    连载中(字)
本书由布咕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众神审判

  凤妩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还在凡间流浪,被无数人围攻,打算把她烧死,这时候伽蓝救了她,她一直抱住他,不松手。他无奈地对她说,他要出恭,这么抱着,不太方便。

  凤妩哭丧着脸说,她害怕离开他。

  他顿了顿,很郑重地对她说,我不喜欢整天哭丧着脸的姑娘,就算我真的不在了,你也要拼命地活,用心地笑,等着我回来。不然,就算我回来,我也不会要你了。

  凤妩被这话吓得从此以后每天眉开眼笑,像个傻瓜。

  站在审判台上的时候,凤妩想起了这个梦,于是,她心情轻松,面带微笑。天庭上众神义愤填膺控诉她的声音,她一句也没听见。

  她只是一直望着伽蓝。

  我有他,我怕什么。

  王母娘娘沉声道:“她本可以在三日之内就取得胜利,结果却拖到了七日。这中间,有些什么原因,众位卿家,可晓得?”

  这话一出,众位神仙纷纷义愤填膺地指责控诉她——

  “神魔大战本可以避免许多伤亡,她却以战为名,在人间杀人无数,祸害无辜。”

  “凤凰族一族因她而没落,她还有什么脸面当女王。”

  “……”

  总的来说,控诉凤妩简直是史上最坏的存在。

  控诉到最后,觉得不杀了她,简直愧对天地诸神,六界众生。

  他问:“你为什么要戕害无辜?”

  昨晚的剧本开始了,凤妩理直气壮地回答:“神魔大战之际,场面太大,我眼睛被瘴气所迷,看不清楚,当时,我可是杀了魔界好多……”

  凤妩想,她的这一番说辞,既恰到好处地说明了当时的实际困难,也巧妙地将话题引向了实际上她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最后提到了她之所以眼睛被瘴气所迷,乃是为了救一个很重要的人。

  这个重要的人,当然是他。

  凤妩自我感觉这一番话,既事实清楚,又有理有据,最重要的是还有情有义。

  并且,还给了他一个台阶,让他接过这个话题,再加以引申和强化,那么最后的结局就会朝着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

  他是负责天庭秩序的上神,天帝也要给他几分面子。最重要的是,按照天庭律例,她完全可以从轻处罚。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凤妩的语气已经变得比较轻快,她甚至开始猜想他昨晚说的要给她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这时候,玉清公主忽然笑了,轻声说道——

  “凤女王这一番话,真是说得轻描淡写,居心叵测。也是,天庭谁不知道伽蓝上神慈悲心肠,这一番话说出来,倒是叫上神为难了,不过恩情和律例,到底孰重孰轻,想必上神心中定有计较。”

  她说这话的时候,望着伽蓝的眼神,带几分情意绵绵的样子,似乎在暗示什么。

  凤妩心头火起,差一点就大声吼了出来,那是我的人,你给我滚远点。

  最终,她仍然选择了用一种含蓄的方式暗示伽蓝。

  她使劲冲他眨眼,眼睛都眨地快要崩溃了,他却在喝茶,更要命的是王母娘娘用看女婿的眼神看着他。

  伽蓝忽然抬起了头,转身向王母发问:“请问王母娘娘,神魔大战那一场,波及无辜的事情,可有证人证物?”

  波及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没有证物?

  凤妩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按照昨天晚上的剧本,此时此刻,他不是应该含糊带过她的那些过错,重点突出她取得的成绩和立下的大功,最后,义正言辞地发表总结陈词,说她功过相扣,从轻处罚么?

  凤妩使劲眨眼,每一次都是两下。

  正在这时,玉清公主往他旁边放了一杯茶,一脸娇羞的样子,凤妩看见王母娘娘用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神态看着他,于是,她眼睛忍不住多眨了几下。

  他终于抬头望着凤妩,凤妩兴奋地不断眨眼,他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他看她的目光冷漠而遥远,凤妩忍不住想,他的演技真好。

  他又问了凤妩一个问题:“就算是为了救人,可是,那扶风国的国民,又碍着你什么事情,你要将他们亡了?”

  凤妩一直眨眼的眼睛终于完全停止,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这问题是他问出来的。

  当年魔军大举进犯扶风国,他当时是扶风国的小王子,为了救她,把她藏在护国神器天罡罩里。后来,等她醒来,扶风国已经灭国了,后来,因为国师说这是因为凤妩占用了天罡罩,导致的亡国。

  当年,凤妩因为这件事感动得恨不得立即以身相许,愧疚得恨不得立刻以身殉国。鉴于她只有一副身体,不能同时完成两个心愿,而他当时建议她先完成第一个心愿再说。

  并且,他曾经非常确然地告诉过她,扶风国的灭亡和天罡罩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自然也就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凤妩曾经以为这是他们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也是最深刻的根基。

  这件事见证了他们的生死感情。

  如今,他这样问,是在后悔曾经救她吗?

  她忽然觉得理亏,似乎这件事确然和自己拖不了干系,也许神魔大战,她还可以用瘴气迷了眼来解释,可是这件事,其实她当时如果知道那个神器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存亡,那么即使是已经死了,她也要诈尸把自己的尸体从那里搬出去。

  凤妩盯住伽蓝起码有一盏茶的时间,心想他是不是被哪位神仙施了什么失忆的法术。可是他看起来又不像,因为他还记得神魔大战,还记得曾经消失的扶风古国,还记得她凤妩曾经参与其中。

  那么,难道他是失去了一分部分的记忆?凤妩仔细思考,天庭的哪位神仙有这样的法术?还未等她思考完毕,他毫无情绪的声音,在空旷而微凉的大殿上飘荡,如同清鹤划过长空。

  “前凤凰神族女王凤妩,犯下滔天重罪,天地共弃,人神共愤,经众神审判,押进哀牢山。”

  哀牢山。

  哀牢山是六界所有生灵的噩梦,发配到那里去的人,生不如死,相当于永生永世,受凌迟之刑。

  这是六界之中,最重的刑法。只有罪大恶极的人才会被送到那里。

  这就是他给她的判决。

  这不是他们当初写好的剧本。

  忽然一阵静默,静默之后,又仿佛有人求情。嗡嗡嗡的,凤妩都听不清楚,她那时候只是想着,他一定是被人施了什么法术,所以暂时忘记了她,或者,他也许是故意在吓唬她,为了给她一个更大的惊喜。

  当年她在凡间,有一次和他生了闷气,他下令要将她赶出宫去,当她含泪提着包裹出了宫门,却看见他为她放的漫天烟火,他在烟火中,含笑对她说:“阿妩,生日快乐!”

  凤妩从审判台上被人扶下来的时候,双腿都在发抖。她狠狠地想着,伽蓝,你这次开的好大的玩笑,等过些日子,看我不整死你。

  凤妩被押进哀牢山之前,在天庭还有一个月的缓期徒刑。

  等了九天,伽蓝也未曾出现。

  凤妩担心他遇见危险,或者被伤了,所以无法来看她,于是耗尽了自己的真气,打通了一个隐藏的通道,浑身伤痕累累地逃了出来,然后去找他。

  凤妩见到的是他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