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书里当女配

白苍岭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20-07-30上架
  • 4十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布咕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穿书

  “师姐!师姐!比赛快开始了,你怎么还在睡?快起来,等会儿宗主该生气了!”

  祝听白被吵醒,感觉头一突一突地抽痛。她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张开眼,眼睛有点疼,又闭上。得赶紧起床,等会兼职迟到又被老妖婆骂。祝听白双手在周围摸索,想看看现在几点。

  “师姐,你找什么呢?”

  “我手机呢?”

  “手机,什么是手机?”

  祝听白踹踹被子,“手机是我的命。”她眯着眼睛起身,扩大摸索范围。

  “师姐你干嘛呢?”

  摸不到手机让祝听白很烦躁,“谁你师姐啊?你这学妹怎么这么不懂事?有事说事!”她脑壳巨疼,不想多说话。

  祝听白睁开眼,面前头发挡住她的视线,奇怪,刚剪的头发怎么长?撩开头发,她看见一个娃娃脸,头发扎成两个花苞,肉嘟嘟的脸蛋,还有一身淡粉的裙子,裙子一看就像电视里仙侠剧或是古代剧的服装。

  周围场景完全不是熟悉的宿舍,宽敞的房间,木制的桌椅和房梁,还有这张花纹精致的床。祝听白躺回去,这个梦真奇怪。

  她一个普通人,孤儿院长大,上一个普通的大学,每天都在烦恼明天花的钱从哪里来。这一切都很普通,所以这一定是个梦,头痛也是假的,我以为头痛,其实它不痛。

  娃娃脸扯开祝听白的被子,“师姐你干嘛呢?赶紧起来,真要迟了!”

  祝听白欲哭无泪,姐妹你谁呀?别喊我师姐,我不认识你。祝听白死死扒着被子,“我头疼,疼得快要死了,眼睛也睁不开,你谁呀?”

  “师姐你今天怎么回事?我是千蓝啊!外面的比试已经开始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好好教训黎月柯吗?我都准备好嘲讽的词了,昨夜背了一个时辰才背下来。”千蓝握紧拳头。

  千蓝?有点耳熟,好像看哪见过。黎月柯?这名字更耳熟了,这不是那什么什么叫什么来着,《霸道魔尊爱上我》那本书的女主角!

  宛如晴天霹雳,祝听白愣在当场,这一定是个梦。她平时唯一的娱乐就是看小说,这本《霸道魔尊爱上我》昨晚熬夜看到一半,书里说的是一个你爱我但我不爱你,你不爱我我就硬要你爱我的狗血爱情故事。

  故事地图是在东玄大陆,一个全民修炼的地方。女主小时候被检测出没有修炼天赋,被族里人欺负,后来遇到一个老头收她为徒,从此女主开始打脸所有人并俘虏众男配,最后和男主he的爽文。

  祝听白和书里暗恋男二针对女主的炮灰女配撞名,昨晚看到女配死在秘境中后她就睡觉了,所以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一觉醒来就进到书里了?还穿成女配,她不是要死吧?她的人生才刚开始她不想死啊!

  祝听白脑中众多想法千蓝并不知道,她扒拉着祝听白,“师姐快点!”

  祝听白被她拉下床,任由她给自己扎了一个极其精致霸气的发型,还在她脸上抹了一堆瓶瓶罐罐,千蓝嘴上不停,“这个头发是我昨晚想好久才想出来的,一定能艳压所有人。这次化一个飒爽一些的妆,毕竟等会要上台比试,要凸显出师姐的气质……”

  祝听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镜中的脸和她现实中的一模一样,两边眼睛下都有痣,以小巧的鼻子为中心对称。她的脸骨相流畅,线条清晰,挺鼻红唇,两颗小痣更添妖媚。这张脸在现实中,让祝听白吃尽苦头,总有不长眼的来骚扰她。

  听着千蓝叨叨,祝听白脑子疯狂转动,要怎么才能避免自己的死亡呢?等等!她刚刚听见千蓝说什么?

  祝听白转头,眉笔在眉尾处划出一条线,“千蓝,你刚刚说,上台比试?”

  “对呀,我不一直在说么?师姐你不是说等今天等好久了么?三年一次宗门比试,一定要黎月柯知道你的厉害!”

  祝听白心脏狂跳,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次比试原主会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到最后一场比赛输给女主,成为女主在太初宗往上爬的垫脚石。而现在祝听白担心的是不最后被女主打压,而是她根本不会使用灵力。

  小说题材是玄幻,修炼等级分为天地玄黄四级,每一级分为十二段。原主祝听白处于天级六段,女主处于天级五段,每一段之间的距离相差很大,越级打架几乎是不可能成功,但女主就是女主,人家有主角光环。

  祝听白扶着头,“我头好痛,像要裂开一样,你看我走路都走不稳了,还怎么比试,今年我就先不参加了。”

  祝听白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摔倒在床。千蓝给她盖好被子,为难道:“那怎么办?先不说你和黎月柯一年前定下今天的比试,宗主那边怎么说?”

  宗主?祝听白脑中搜出他的资料,原主她爹,太初宗宗主,对原主要求极其严格,从来不给笑脸。原主仗着宗主独女的身份在太初宗横行霸道,看不惯她爹注重女主,于是处处针对女主,知道心上人男二喜欢女主后更加疯狂,最终被她爹放弃。

  祝听白埋在被子里,虚弱道:“不管了,我真的好难受,若是你有比赛,赶紧去,别管我了,让我睡一会儿。”

  千蓝纠结一会儿,依依不舍的离去。见千蓝走后,祝听白立即从床上跳起,把自己脸上的妆洗干净,在嘴唇和脸颊铺上一层粉,让自己看上去苍白柔弱。再把头上乱七八糟的东西解开,万一等会有人来了,看到她头发整整齐齐,怀疑她装病怎么办。

  祝听白在床上躺着,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抱女主金大腿,原主和女主的关系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说不定还能拯救。男主在书里的人设是亦正亦邪,除了女主之外谁都不认,这根大腿有毒,抱不起。男二对女主温柔入骨,对其他人冷漠疏离,祝听白去找他不一定讨得到好处。

  忽然门外脚步声响起,祝听白赶紧闭眼装睡。她感觉到有人在她床边看她,祝听白一动不动,放慢呼吸。床边的人一直不走,祝听白心中暗骂:神经病!

  “实力不及旁人就承认,装病算什么?我祝元平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孬种?你与黎月柯相约比试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不战而逃可不是我太初宗人。”

  祝元平声音洪亮,祝听白再装睡就显得太假,她慢慢睁开眼睛。祝元平身材高大,头发浓密,双眼锐利,眉间皱成“川”字,下巴冒出短短的胡茬。

  祝听白狠掐一把大腿,眼睛冒出泪花,“爹,我真病了,头好疼。”

  “爹什么爹,叫宗主!”祝元平瞪大双眼,伸手往祝听白脸上搓。

  粗糙的手指刮得祝听白脸颊发红,祝听白觉得她爹是要刮下她一层皮。祝元平举起手,手上沾满白色细粉,“这是什么?”

  “这是、这是……”

  “你还想找借口!今日的比试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我病了!我不去……”

  祝听白被她爹拎住后领,被生生拽出房间。祝听白无语凝噎,她不要面子的啊?人来人往都看着呢,她以后怎么拿出大师姐的威严?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昨晚就不该看那本垃圾小说!

  从房间出来,祝听白第一眼看到的是雾,雾围绕在对面山上,虚无缥缈,如梦似幻。太初宗建在山顶,祝听白住的地方是主峰,主峰周围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山峰,都归属于太初宗。现在也不知是什么季节,风吹过祝听白的脖子,冷得她一哆嗦。

  来到擂台边上,上边的人打得正酣,时不时飞上半空,白色的气流在台上冲撞,发出刺耳的声音。祝听白看得胆战心惊,怎么办?她要是上场,估计得躺着被人抬下来。

  祝听白在大脑空白,紧张之下忽然想到自己看过的一个段子,如果你穿越到玄幻小说里,你的专业能干什么?最热门的答案是制药之类的专业,能炼丹,祝听白当时还自嘲自己的计算机专业什么也干不了。

  场上有一方动作减缓,估计是要输,双方身上都爆出刺目白光,撞在一起,其中有一人飞出擂台。祝听白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救命啊!我要回家!

  千蓝看到祝听白,激动地靠近她,见到祝元平,立即说道:“宗主好。”

  祝元平把祝听白扔给千蓝,“你看好她,等会就该她上场,别让她跑了。”

  千蓝应声:“是!”

  祝元平离开场下,做到擂台上方主位上,他是宗主,本该看着擂台比武,这次宗内比试是要挑出好苗子参加两年后的宗门大比,要不是祝听白迟迟不出现,他也不会离场。

  千蓝把祝听白拽到没人的地方,没等祝听白说话,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堆东西就往祝听白脸上捣鼓,迅速把妆容整理好后,指尖飞快在祝听白发丝间穿梭,没过一会儿,祝听白又恢复人间富贵花的模样。

  祝听白震惊,乾坤袋里面有空间,人家用来装天材异宝的宝贝,你就用来装这些?还有这手真是又快又稳,不去当化妆师或者tony老师真是可惜。

  千蓝打扮好祝听白,把人拉回擂台边上。一众少女看到祝听白,急忙围上来。

  “师姐今天真漂亮!”

  “瞎说,师姐每天都这么漂亮,今天更漂亮!”

  “师姐的眉毛真精致,衬得整张脸都小了,唇色也好看!”

  “师姐的脸本来就小,又是微笑唇,简直是绝色!”

  “师姐今天打算怎么教训黎月柯?”

  “黎月柯那么不识好歹,师姐肯定会帮她认识认识自己!”

  ……

  面对如此直白的彩虹屁,祝听白有点消受不来。她在现实中没朋友,除了上课之外的时间都用来做兼职,舍友们去玩她没空,舍友们聚餐她没空,三年过去和舍友们的交情仅限于晚上睡在一个屋。

  祝听白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应付众人,她当初兼职卖衣服,都是给别人吹彩虹屁,听别人吹自己的感觉真奇怪,不过还有点爽?

  “下一场,祝听白对徐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