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是个白眼狼

阿尔卑斯奶片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21-09-06上架
  • 7.106千

    连载中(字)
本书由布咕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躲不开的劫

  云杉向来仰慕仙族,如今能上仙界做仙童,她高兴的一晚上没睡,仙界的风光是她从来未曾见过的,宫宇耸立,云雾缭绕,来往的人皆是衣袖翩翩,轻盈俊美,令人羡慕不已。

  “新来的,你叫云杉是吧,你撞见好运了,连枝仙童今日有事,伺候白泠仙君的差事落在了我们头上。”

  “伺候白泠仙君是什么好差事吗?”

  “你是刚来的,你不知道,仙界至宝之一便是白泠仙君,她可是世间仅存不多的白龙之一,不仅如此,白泠仙君可是仙界第一美人,脾性也是一等一的好。”

  听着旁边的仙童面露憧憬地畅谈,云杉心中不禁勾勒出一个温柔美丽的倩影,也有些期待起来,正说着,前面的仙童停了说话,姿态面容也变得毕恭毕敬,原来是白泠仙君的住所快到了。

  听说天帝与白泠仙君的祖辈有些渊源,也因此对待这世间为数不多的龙族,多了几分纵容。白泠仙君的住所僻静幽深,进了门,便被那宽阔的空间,简约但不失大气的布局吸引住,亭台楼阁,园林溪桥,花草树木俱是精美的不像样。

  外头是如此,房间里的陈设虽简单素净,但也着实让云杉一惊,龙族喜珍宝她是知道的,而这场面,估计是人间的帝王也比不过的。

  “仙君,您醒了吗?”对已经修炼成仙的仙族来说,睡眠已经不是必需品,但睡眠依旧是古往今来温养神识,回复精力的最好方法,因此许多修士甚至是仙族,仍旧会在夜晚入睡。

  “连枝何在,我不是嘱咐过早晨不必遣人来伺候的吗?”

  云杉等仙童都站在一旁恭敬等待,见纱幔里的人不出来,只传出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清冷婉转的询问,不由得提起了心,但那位带头的仙童却一点也不慌张,“仙君恕罪,连枝仙童今日去了人界,还未来得及向您禀报。他担心您有事时无人在侧伺候,便唤我等前来。”

  “罢了。”随着一声有些无奈的允许,一只手撩开了纱幔。云杉心中一紧,竟忘了规矩,有些大胆地盯着那只手,然后看见白泠仙君露出真容,那是一副怎样夺人心魄的美貌,不是小家碧玉,不是妩媚妖娆。肤若凝脂,眉眼如画,是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1),是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2),只消一眼,便足以让人惊住。

  带头的仙童忙欣喜带人上前,“谢仙君宽恕。”

  云杉是新来的,自然不能上前伺候,只能捧着物什立在一旁,也因此目不转睛地盯着白泠仙君。

  白泠仙君似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转过头对着她微微笑了笑,云杉瞬时反应过来,脸登时红了个透,自己在人间也看过不少美人,这么如今就这么沉不住气,幸而仙君仁慈宽厚。

  一直到离开白泠仙君的住所,云杉还有些怪自己方才失态,之前那与她聊天的仙童出了仙府又变回一副活泼的模样,“怎么样,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仙君令人仰慕,我今后要好好修炼,争取留在仙界,离仙君更近一些。”

  云杉和那个仙童如何谈论白泠,白泠不知道,但见那小仙童一直盯着自己,也能猜到大致。

  她是天道宠爱的龙族,实力和样貌相挂钩,白泠天赋血脉高贵,实力和样貌自然是一等一的,实力且不说,虽然她不爱修炼,飞升成仙也是得了天道的巧,但也是真仙,而样貌就算是在龙族,也少有龙比得过,这些年来因为这得到的关注也着实习惯了。

  白泠坐在桌前,一头乌发简单地束起,玉手晃着手中的茶杯,不禁沉思。

  就在昨晚,她想起了她前世的记忆,她如今所处的世界不过是她前世看过的一本小说,白泠倒也不气恼,修炼到她这个境界,多少都知晓一些天地规则,宇宙之大,万千世界,白泠并不会因为知道这个世界的本质而怀疑自己的存在。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是这小说世界里有些笔墨的角色,这意味着她或许将受制于世界规则,她回忆起书中的内容。

  书中,男主是千年九尾白狐,女主是天生异体,生活在小山村里,山村因修仙人士的觊觎被灭,此举也恰巧破开了男主的封印,男主魂魄不稳,化为一只小白狐跟着女主女主被人救入太极宗,从此小说剧情开始,而男二沈晏来将于不久之后被她白泠捡到,并拜她为师。

  白泠是龙族,带着天生的傲气,她岂能任由摆布。

  若是平白无故多个弟子也就罢了,男二身世可怜,白泠也不是那等心狠之人,但书中,她可是会因为护着沈晏来而坠入深渊,生死不知,行文最后也未交代。

  既然是在人界捡到的,那她近段时间便不下界。

  可冥冥之中必有定数,白泠打定了主意不下界,但却有人找上了门来。

  “司昀仙君,稀客。”

  “小白,我知道你还因为前些日子我摔了你的九转琉璃盏生气,不想见我,但是今日我来是有要事。”白衣飘飘,温文尔雅的司昀仙君看着面前使性子的小龙有些无奈。

  九转琉璃盏珍贵,但也只是件辅助性法宝,不说这天上没人敢打小白的主意,她的实力也用不着这个。不过是九转琉璃盏实在好看,小白常常把玩,他不小心摔了个角,虽说已经着人正在修复了,但小白依旧对他面色微冷,一看就是还在生气。

  “你惯常身边是连枝在伺候,前些日子他下人界是天帝让他带人调查北海结界有异动之事。”听到北海,白泠愣怔了一下,北海是她父亲镇守的地方。

  如今的世间,众神凋敝,剩下的神也隐居避世,不再过问世间俗事,或许正因为如此,这世间多了几分动荡。各处的异兽躁动不安,父亲身为龙族之首,责任自然推脱不得,自请命带人镇守北海一方,维护天地结界。毕竟若是六界的结界不复存在,六界无了划分,不知要闹出什么乱子来。如今她与父亲聚少离多,虽然想念父亲,但她也知这是使命,而且她也长大了,虽然在龙族里还是小辈,但也已到了能与父母分居的年纪了。

  司昀看到白泠变了脸色,心中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连枝许久不回,天帝担心你不习惯,北海又是伯父在的地方,因此,小白你要不要下界一趟?”

  司昀揣度着白泠想法,生怕她不开心。上仙虽无下界的禁制,但通常不会下界,这也是不成文的规定。

  “这有何不可,许是连枝贪玩,等带他回来,定要好好罚上一罚。”

  “你也不必担心,有伯父在,北海安全的很,说不定真如你所说是连枝贪玩。”宽慰了白泠,司昀又开始思考起小白下界该带些什么。人界不比仙界,虽不是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但仙界的时间流逝确实比人界快些,小白此去北海,怕是要在人界好一阵子。

  白泠见司昀不说话,嘴里又似乎是在嘀咕什么,便猜得到一二,“又不是第一次出门,还当我是小孩子吗?”

  “好好,是我的不是,小白此去可要快去快回。”

  白泠点点头,书中未曾提及白泠是在何处捡到男二的,但男二的家乡在北海,她要小心不要碰上这个将来让她坠入深渊的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