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可愿拜我为师

  连枝正从茗烟仙君那拿着伤药往白泠洞府赶。

  白泠是龙族,躯体强健,很少受伤。即使是受伤也能靠强大的自愈能力恢复,虽然各位仙君会催着白泠上药疗伤就是了,但也因此白泠洞府里,没什么适合那个被带回来的孩子的伤药。

  方才茗烟仙君一脸紧张就差没直接跑过来了,等他赶忙解释了之后才放下心来,给他挑选了一些伤药。

  也不知白泠仙君是怎么想的,居然从人间带回来一个经脉俱断的凡人小孩。即使是于心不忍,也不能带回仙界啊。

  连枝难得有些埋怨。

  这么一个人带回来,得给仙君带来多少麻烦。

  从白泠飞升上仙开始,连枝就被派来侍奉白泠,早已习惯了诸事皆为白泠思考。此时突然多了这么一个麻烦,苦恼得很。

  天知道他那天正忙完手里的事,松口气准备回仙界,却被告知自家仙君在附近山林不见了,怕是又迷了路。等找到了人,却发现白泠手上还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孩子。

  唉,他只是一个小仙童啊。

  “仙君,我回来了。”

  一打开门,连枝就噤了声,白泠正坐在桌旁撑着脸合眼小憩,也不知是醒着还是睡了。一袭白衣,青丝如瀑布般散落在桌面。

  连枝眼尖地看到他家仙君一回到洞府,就又犯了懒,脱了鞋,赤着脚。连枝初次知道白泠这个小毛病,尴尬地手足无措,眼睛都不知道看哪,被他家仙君说了一句,“保守的像小老头”,登时脸更红了。

  但饶是他见惯了,也对眼前这画面愣怔了一会。

  “连枝?药可拿回来了。”

  白泠的睫毛颤了颤,皱着眉睁开了眼,在森林里走了走,遇见了恰逢任务结束来找她的连枝,被自家老爹和小仙童责备了几句。

  “我已经是上仙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是是是,会迷路的上仙。”

  在龙宫简单处理了沈晏来的伤势,同父亲告了别,沈晏来却依旧未醒,白泠只好带着他回了仙界,一到仙界,就派了连枝去找最擅长医药的茗烟仙君。

  “拿回来了,茗烟仙君还让我代她向您问好。”

  沈晏来醒来时,恍若隔世,抬头是纯白的纱幔,一袭一袭的流苏,随着微风轻轻摇晃,躺着的床是前所未有的柔软,还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馨香。

  身上虽还能感受到疼痛,但已比将死前收了条命回来,若非这疼痛,沈晏来都要以为自己是重活一世了。

  “你醒了啊,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你身受重伤,恰巧被我们白泠仙君遇见,救了你回来。”

  “白泠?仙君?”沈晏来依稀记得,在生死之际,有人站在他身前,问他愿不愿活。

  原来,那位仙女一样的人,真的是天上的仙女。

  “此处是仙界,白泠仙君的洞府,你身上可还有什么不适,欸,你哭什么,可是哪里疼。”连枝见这小孩无声地流着泪,有些手足无措,他又不是医师。

  “请问,那位白泠仙君,现在何处?”

  “仙君照顾了你许久,现已去休息了。你只管在这好好疗伤就是。”

  房间里的陈设简约雅致而不失舒适,雕花沉香木床十分宽大,桌上的白瓷瓶插着几支不知名的花朵,一旁的书架上摆满了书,其他的俱是些沈晏来即使是在书上也从未见过的物件。

  沈晏来如今十二岁,他的十二年,在北海无殇城的沈府的十二年,失去生母,失去嫡子的身份,修炼资源被剥夺,平时人人可欺,养母动辄打骂,父亲视而不见。

  他曾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处处不如兄长,因此凡事都力图做到最好,靠着自己入门炼气期,把自己所能接触到的书读了一遍又一遍,还是得不到父亲母亲的正眼相待。

  一切都过去了吗?

  “仙君,虽然洞府上上下下所有房间都铺了地毯,但还是请您把鞋子穿上。”

  “连枝你好啰嗦。”

  沈晏来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重伤之时意识混乱,如今清醒时再看,倒着实是一记重击。头上传来柔软的触碰,但只是一下。沈晏来抬头,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白泠。

  “你如今经脉俱断,修为已毁,不过经脉断了也好,你修炼方法有误,留下了不少暗伤,借此机会重塑经脉也好。”

  听到的话是沈晏来想都不敢想的,“重塑经脉?”

  “这里是仙界,想重塑你的经脉,不是什么难事。我既救了你,便是选择了与你的因果,我名白泠,白龙族。你,可愿拜我为师?”白泠仔细想过了,当时救他是同情心使然,也是龙族的傲气使她做出把沈晏来带回仙界的决定。

  但天地万事万物,皆有因果,她救了他,就要承担起这份因果。

  连枝听到这不由得想反对,但看看白泠的神色,发觉自家仙君是认真的,又按捺了下来。

  白泠前世在现代,性格较为懦弱孤僻,父母养育她过于严苛,成年后又开始只关注弟弟,对她放任不管。

  这一世,她龙族的父母则担心她的容貌招来麻烦,对她十分宠爱,致力于把她培养成为高傲又自私的人,希望她不会因为长相或是柔软的内心被人欺骗,被人欺负。在交流过后,她对他们提出了异议,承诺自己会保存着善心与道义,不断提升自己的修为,让那些不长眼的人都知道。

  她白泠,可不是朵娇花。

  但真的说起教育儿童,或许还得请教一下其他人。

  “多谢仙君的救命之恩,仙君能收我为徒,晏来自然感激不尽。”沈晏来挣扎的想起来。将他从黑暗之中救出来,为他疗伤,还,收他为徒。

  若是他十二年的煎熬,是为了他能得到此人的救赎。

  那,值了。

  “听好了,师尊要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这么严肃地像个小老头。”白泠看着她的小徒儿一副严肃的模样,眼睛里是清澈坚毅的光芒。

  一旁的连枝忍不住笑起来,他家仙君一本正经教训人又说不出什么花样的样子,倒是有些好笑。

  “从此以后,这便是你的家。”

  “我的小连枝,快些去准备膳食吧,你的小师兄和仙君可都饿了。”

  沈晏来见两人笑着闹起来,一直以来紧绷着的心放松了许多。

  这不怪他,从未被选择被优待过的他,得到了如此大的一份机遇,孩子心性让他欢欣雀跃,一直以来养成的谨慎却让他永远不会充满希望与期待。

  他不知道的是,多年后,他会把白泠的一席话当做毕生的支柱,即使在深渊中,依旧夜夜回想,梦醒时分,眼前似乎还有那一抹倩影,站在年幼的他的面前,问他“你还想活着吗?”